那老者的身上元气暴涨,空气炸裂。

五品强者的气场开,地面上的地砖都被他踩的破碎。

老者直接伸出了手做刀状,空气当中传来了尖锐的啸音。

这一记手刀足以立劈四品的强者,挡在他面前的只是那条毛茸茸的小狗而已,当时他都不知道这条小狗是怎么偷袭的王洛白的。

这一次先将这该死的狗砍死在之后,再慢慢的折磨王谦。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脸色大变。

只见在青衣老者对面,那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狗,陡然之间浮在半空当中,而后脸含不屑的看着他,直接点出了自己的狗爪。

扑!

小小的狗爪和老者的手刀接触在一起,就如同针刺破了拳头一般,老者的手掌上顿时血光暴溅。

他无比震撼的看着自己的手掌,满脸惊骇的看着大天狗。

“不!不可能!”

就在一人一狗交手的一瞬间,这老者已经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大天狗的对手。

白嫩包子脸美女吊带短裙秀纤细四肢笑容甜美图片

对方一个小小的狗爪就能挡住他的拳头。

这要多么恐怖的实力?

青袍老者只感觉到头皮发麻。

一个狗就已经超越五品了……那王谦自身是不是还隐藏着实力?

王谦微微的皱了个眉头,打了个哈欠说道:“大天狗,今天在场逃出一人,我拿你试问!”

听到王谦的话,大天狗叫了一声。

“汪!跟我有什么关系?”

然而,这家伙的身形确实开始膨胀。

下一秒钟,大天狗体长直接达到了5米,身高更是达到了两米有余。

巨大的大天狗体型现出的一瞬间,刚想逃跑的青衣老者,以及光头都趴在了地上。

恐怖的压迫力从大天狗的身上散发了出去。

“什么……”

这老者看到大天狗的体型,顿时心下一沉。

自然界当中的妖物,其实并不是体型为评判标准,有的体型硕大但实力低微,有的体型很小,但实力却是非常的强悍。

而挡在老者面前,这个大天狗体型如此恐怖,身上那种威压几乎让他以为自己见到了通幽境界的强者。

“不可能!”

大天狗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而后摇了摇尾巴,直接再次一记狗爪拍。

出空气当中有爆破之声响了起来。

那青衣老者和另一个老者将浑身的防御撑起。

嗡!

然而,大天狗的狗爪,只是一拍。

还没有接触到两人的防御护体罡气,那两人的罡气便已经轰然破碎。

“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两个老者的脸上都露出了惶恐和不敢置信的神色。

大天狗直接咬住了一个老者的脖颈,另外一只爪子抓着那个老者,把他们两人扔到了王谦的面前。

下一刻,那老者和光头似乎失去了身力量一般。

“主人……这两个老家伙实在是太弱了,下次拜托给我找一点强点的对手好不好?”

王谦看向这两个老家伙,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你们是怎么认出我的?”

这一次,两个老家伙脸色是如同死灰一样的白,听到王谦的话,两人浑身都是一颤。

最终,还是有一个老者抬头说道:“我……我之前曾经看到过王大师的照片……”

“照片?”

王谦微微一皱眉。

“王大师的照片流传很广,有很多人都看过……还有传言说,如果真的发现了王大师,只要这样消息报上去,那个组织就会派人来给予那个人酬金。”青袍老者一脸的惶恐。

王谦捏了捏下巴:“你们把我在海州的消息,通报了出去?”

那老投资连忙摇头。

“没有没有没有!我不敢!”

王谦笑了笑说道:“我看你是想要在我的身上获得什么好处吧?”

两人心思被王谦戳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回去告诉王洛白,最好不要耍这种小手段,还有,如果有谁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们两个都要死……”

王谦的声音,无比的淡漠。

然而听在那两个老者的耳朵当中,却如同闷雷一般。

两个老者连忙点头。

“滚。”

王谦轻轻的说了一句,两个老者屁滚尿流的跑了出去。

“这一次主人为什么没有下杀手?”

大天狗还是有些奇怪的看着王谦。

王谦却是呵呵笑的说道:“我倒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将我的照片传播了出去,看来有必要再改变一下面部风水了……”

就在王谦这么说着的时候,二楼的窗子骤然打开。

徐媛媛没好气的说道:“王谦!大半夜你不睡,居然在院子里吃东西,有完没完,你是猪吗?”

王谦听到徐媛媛的话,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死丫头!再敢说我主人一句,老子马上上楼跟你拼命!”

徐媛媛的话音刚刚落下了,大天狗便迫不及待的出来表忠心。

徐媛媛不屑的说道:“怕你?来呀!狗东西,老娘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修行者!”

“就你?”

于是一人一狗便在院子当中吵了起来。

至于王大师听着一人一狗吵架,则是觉得有些犯困,回到屋里睡觉。

…………

此时,玉水居。

王洛白将一个身材妖艳的女子搂在了怀中,慵懒的靠在沙发上。

“王少还不去卧室吗?”

那女人在王洛白的耳边吐气如兰。

王洛白呵呵笑了笑说道:“再等等。”

“为什么要等?你是不是还在想着王麟儿那个女人?她有什么好的,我也是王家的人……你再这样的话……我不会一直等着你……”

在王洛白怀里的女人名叫王青鸾。

也是王家的人。

王家人丁并不算兴旺,只有三房而。

王麟儿所在的便是大房,王青鸾所在的是二房,不过,由于王麟儿父亲没什么经营能力,所以现在王家的很多买卖都掌控在王青鸾的身上。

王洛白也知道这一点,原本王青鸾就是他的备胎之一。

“呵呵,有什么好着急的,我在等待着一个人的死讯,今天晚上风老和陈老,特意帮我出去出手除掉那个人……当我确定了这件事之后,明天我就可以带你去我家里,见家长,把我们的事情敲定一下。”

王洛白呵呵一笑说道。

他怀里的女人,听到他这么说,顿时露出了更加魅惑的笑容道:“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骗我的话,我饶不了你!”

说起这话的时候,那女人的手指点指在王洛白的胸口处。

就在这时。

砰!的一声。

王洛白家的玻璃骤然间破碎。

而后一柄小巧的飞剑上钉着一张符箓,刺入到地板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