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并且他们也担心,如果再将靳青留在帝国,有可能还会发生更多难以预料的事情来。

于是在罗文的利诱以及王室的默许下,文思雨妥协了。

她将靳青和安迪亲自送上了飞去18号星球的飞船,丝毫不顾父女两人一个是体能废柴,而另外一个的基因等级还在持续的下降。

在临行之前,为了稳妥起见,文思雨还特意测了一下靳青的基因等级,却发现靳青的精神力等级已经变成了d。

直至此时,知道女儿已经彻底没有了恢复的可能,文思雨这才死了心,将安迪父女两个推上了飞往18号星的飞船。

安迪是一个心性十分简单的人,他虽然不是顶级聪明,但是他绝对并不傻。

夫妻这么多年,文思雨这个女人究竟有多么心狠手辣,安迪是最清楚的。

文思雨的意图其实非常明显,表面上说的漂亮,是将他们父女送去一个安的地方保护起来,

可实际上,却是打算将他们彻底流放,直到他们死在外边为止。

安迪此时的眼泪,并不是因为他仍旧舍不得对文思雨的感情。

其实更多的是他心疼自己的女儿,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怕自己没办法将女儿保护好。

靳青被安迪在怀中抱得紧紧的,她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很不舒服。

厨房里白皙少女如小仙女般可爱清纯

甚至靳青还有些担心,安迪在流眼泪的时候,是不是连鼻涕也一起流在她身上了…

正当靳青纠结要不要伸手推开安迪的时候,就听见一个一个温柔的提示音响起:“请大家系好安带,我们即将进行时刻虫洞跳跃。”

声音消失后,靳青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抱得更紧。

原来是安迪为了安着想,将他们父女两个绑在了同一个飞行仓中。

而后,安迪用袖子一抹眼泪,将文思雨的录音关闭,手在一边不知道在翻找些什么。

靳青认真的回忆,脑子缺了一块反应确实慢了不少,她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什么重要事情。

可还没等她回忆起来,就觉得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被安迪塞进了她的怀里。

并且用安气囊将这东西和靳青紧紧的捆在一起。

感受到那东西在自己肚子上有些晃动的靳青,在潜意识里翻了个白眼儿:好吧,她想起来了,她还有一颗蛋要拯救。

靳青觉得自己有些牙疼:这就是她天天念叨着蛋疼的副作用么,她现在居然真的有蛋了?

这颗蛋是安迪同文思雨强行要出来的。

由于罗文并不待见这颗蛋,所以为了向克雷证明自己的忠贞不二,罗文便决定要将这蛋处死。

可是安迪却舍不得这颗融入了女儿基因的孩子。

于是他向文思雨提出要求,他可以带着靳青离开,但是文思雨必须要将这蛋交给他们一并带走。

王室的人原本想要拒绝安迪的要求,但是在想到文月的基因已经掉到了最底级,而他们之前也曾给这蛋做了测试,这颗蛋上竟然没有任何精神力的波澜。

也就是说,文月s级的基因和皇太子b级的基因,最后却只培育出了一个普通的孩子来…

罗文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后,整个星际都为之哗然: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真的被人骗了,这颗蛋的等级,已经足以说明了文月的基因绝对是造假了。

但是这些人却没有想到:纵使文月基因造假,可拥有王太子基因的蛋,也不至于连一点精神力波动都没有吧!

原本皇室想要将这蛋尽快处置掉,以免丢人现眼。

但是在听到靳青与安迪离开帝国唯一的要求,便是要将那颗蛋带走时。

在多方面综合考量之下,帝国皇室终于妥协了。

他们将这颗废物蛋,同靳青和安迪一起送上飞船,想让他们死在18号星永远不要回来。

靳青能感觉到,随着飞船的几次剧烈晃动,那颗蛋在自己肚皮上不停的滚来滚去,这让她很不舒服。

这颗蛋的个头虽然小,可是重量却着实不轻,让靳青感到自己有些透不过气来。

这时候飞船一个猛冲,然后似乎停止不动了。

而那一直为他们放着舒缓音乐的机械音也瞬间消失,靳青心中直觉不好。

正在这时,就听安迪在旁边深吸了一口气:“坏了,出事了。”

果然如他们所料,这飞船真的出事了。

靳青就听见录音机中传出一个警报音:“警报,入侵警报,飞船中有外来者入侵,请大家找到合适的地方躲藏,飞船已经在同星际战警取得联系…”

接着,靳青就觉得自己身上的那些安带和气囊都被安迪解开了。

安迪似乎很慌张,因为他的指尖发凉,手也抖得十分厉害,这根带子他抠了几次才彻底抠开。

靳青觉得自己被安迪抱着站了起来,之后,安迪便将靳青塞进了他刚刚坐着的座椅底下,嘴里还叨叨咕咕的念叨着:“小月,爸爸求求你了,千万别醒过来。”

靳青:“…”你是活在戏里出不来了么。

正在这时,靳青就听见他们这个飞行仓的门上,被人一木仓轰开。

接着门外传来一个嚣张又放肆的男声:“没想到,咱们今天竟然截了一个专用飞船。来来来,让老子看看,这肥羊长的什么样。”

很明显,这男人的身份是星际海盗。

在星际中,进行一次远距离的星际航行价格十分昂贵,因此除了那些身份特殊,去的地点特殊,或者是非常有钱的人,其余的人基本上都不会选择使用专用的飞船。

以往安迪同文思雨一起去旅行的时候,也只是选择一个高档的休息舱。

因此听到这人的话,安迪与靳青的瞳孔同时一缩。

安迪慌张的看向来人,什么专用飞船,他记得明明有不少人同他一起上的飞船,那些人都哪去了,他这条命希望这人不要发现文月才好。

靳青皱起眉头:在老子面前称自己是老子,你想上天么?

男人从外面走进来,正好看到飞行仓里的安迪,又笑着说道:“老子还以为,敢去黄沙星探险的会是怎样一个英雄人物,没想到竟然是个弱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