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此刻慕怡雪蹲在地上,蜷缩着身子。

不知是被眼前这个神秘的黑衣女子浑身上下的黑暗气息震慑到了,还是被吓到了,她的身体顿然地抖了下。

她面色有些惨白,唇上的伤口在一夜之间干了又裂,裂了又干,下巴和胸前一片血红,像是一个刚吸完血的吸血鬼,格外触目惊心。

“……是谁?”慕怡雪还在渗血的嘴唇有些颤抖,犹如惊弓之鸟般警惕的看着黑衣女子。

“多美的一张脸,怎么就这么被自己心心爱慕之人给毁了,真是可惜了……很痛吧?”黑衣女子答非所问,声音一贯的清淡冷傲。

顿了顿,她摇了摇头,手附在心口的位置上:“不,又是被羞辱,又是被毁容,又是被至亲之人一一的冷漠对待,应该是这里会更痛吧?”

黑衣女子一身漆黑透着诡异冷谲,却又似乎处处透着谨慎小心。

因为她不仅将身上包裹得严丝合缝,连说话的声音都是普普通通的,让人听不出一点儿特别,也无法透过声音猜测她的年龄。

慕怡雪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黑衣女子一开口,竟是直截了当的提起她的痛处。

只是这黑衣女子怎么会知道她发生了什么?慕怡雪怔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疑惑,抿了抿骇人的血唇,警惕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黑衣女子像是没有看到慕怡雪的疑惑,又摇了摇头,似乎在否定自己的说法,继续说:“不止是痛,还有恨吧?恨比痛应该更深,世间最诛心的事莫过于痛恨交加,却无法发泄,甚至是被抛弃了,当真是好可怜,好可怜呢。”

复古发廊里漂亮抽烟女生伤感图片

可怜?她慕怡雪……可怜?

她慕怡雪被抛弃了,好可怜!

这几个字霎时间就犹如梦魇一般,死死缠绕在慕怡雪脑海里怎么都挥散不去。

“住嘴,给我住嘴,别说了,别说了……”一直被戳中痛处,慕怡雪忽然间抬手,狠狠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声嘶力竭的吼了出来。

这一大吼声,直接打破了幽幽树林中的寂静,显得格外凄惨,无比悲凉。

不到片刻时间,慕怡雪再次掀起眼眸,恨恨的瞪着眼前的黑衣女子,浑然不似刚才那般疯狂:“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事?”

黑衣女子一如刚刚一样,依旧没有接慕怡雪的话茬,也没有继续挑着那事说,而是问了一个新的问题:“恨那个让受到这些伤害的人吗?”

还不等慕怡雪回答,黑衣女子更加直接的问:“恨慕梓灵吗?”

慕梓灵……这个三个字,简直是深深刻在慕怡雪脑子里了。

只见慕怡雪眼底闪过一抹阴寒的厉色,也不介意黑衣女子屡次不回答她的问题,她毫不迟疑,几乎是咬着牙,从血红的双唇间,狠厉地吐出一个字:“恨。”

“有多恨慕梓灵?”黑衣女子淡声问。

多恨?慕怡雪一双森冷的眸子里闪着难以湮灭的恨意,这股恨似乎浓得无法化开。

羞辱之耻,毁容之痛,夺爱之恨,慕梓灵让她所受的一切的一切,犹如杀父弑母之仇……不、共、戴、天。

慕怡雪没有吭声,死死的咬住牙关,双手也紧握成拳,纤白的手背上根根青筋暴突。

黑衣女子蒙着黑纱的眼睛微微弯了弯,从宽大的黑袍袖中拿出一块雪白色的柔软锦帕,慢慢弯腰蹲在了慕怡雪面前。

见黑衣女子的突然靠近,慕怡雪恍然从刚才的恨意中回过神来。

慕怡雪眼眸微眯看着黑衣女子,只可惜即便近距离看着黑衣女子,她还是看不到她的神色,依旧一片漆黑。

这女人很神秘,又很诡异,因为蹲久的缘故,一时之间无法站起来,慕怡雪只能警戒的往树干边挪了一步。

这短短一步,丝毫没有影响到黑衣女子对她的靠近,而慕怡雪也感受到这黑衣女子似乎对她没有恶意,她也没再动。

只见黑衣女子直接伸出拿着锦帕的手,亲自把慕怡雪脸上的眼泪和下巴上的鲜红血迹擦拭干净,将脏掉锦帕丢掉后,才不紧不慢的站起身。

她垂眼,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在地上的慕怡雪,不慌不忙的说:“我今日过来,就是要给治好伤痛,就是要帮解恨的。”

这句话,犹如一盏明晃晃的灯,转瞬间,将慕怡雪孤独无助的心照亮了。

闻言,慕怡雪猛然间抬起头,惊诧的看着她,语气有些急切:“……能治我嘴上的伤?能让我恢复以前的样子?”

见慕怡雪这般急切,黑衣女子冷笑出声,语带讥讽:“看来……还是不够恨慕梓灵呀!说到底还是女人的容颜重要。”

慕怡雪抿了抿嘴,垂下的眼眸暗了暗,低下了头,似乎在斟酌着什么,短短几秒又抬起头来,直接问:“要怎么帮我?”

这段日子以来,她看了不少大夫,最后都是束手无策的。

对她恢复容貌的事,她早就死心了,所以现在恢不恢复容貌,对她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该痛时都痛过了。

虽然容颜对她来说是很重要,但若此刻能让慕梓灵生不如死,她可以顶着这副鬼样子,过一辈子。

“确实,一副皮囊而已,在意多了可会坏事呢?不过……”黑衣女子慢悠悠的说着,她抬出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抚上慕怡雪的伤唇:“不过这样子确实不忍直视,而且也不好办事。”

她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身,递给了慕怡雪两个一大一小的黑瓷药瓶:“小药瓶里有两粒药丸,吃了白丸,假以时日能让唇肉再生,甚至会有一张比以前更加美艳的容颜,黑丸呢,等有了美艳容颜时吃了它,它可以助找到可靠强大的靠山,而且是不离不弃的那种。”

黑衣女子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带着高深莫测的神秘感。

听到黑衣女子的话,慕怡雪简直难以置信。

唇肉再生?比以前更加美艳?找到可靠强大的靠山?慕怡雪一瞬不瞬的盯着黑衣女子递到眼前的黑瓷药瓶,心中犹自不信。

黑衣女子仿若没有注意到慕怡雪的神色般,继续说:“至于大的这瓶……只要找机会接近慕梓灵,把里面的药神不知鬼不觉的用在她身上……”

黑衣女子忽然欲言又止,缓缓站直身子,望着古树上落下的一片幽幽飘零的落叶,似乎思绪也跟着飘远。

顿了顿,她说:“若是药效最终发挥了作用,往后的日子里,慕梓灵将永无宁日,直至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到那个时候,什么荣华富贵,什么男人,对来说就是信手拈来。”

慕怡雪迟迟没有接过她手中的黑瓷药瓶,只是怔怔的瘫坐在那里,依旧盯着那药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看向黑衣女子,神色带着各种质疑:“我凭什么相信。”

慕怡雪心中很是怀疑。

这神秘女人说的每字每句,就好比把一块一块糖丢进她的嘴里,却不知道这糖吃到最后会不会是苦的,让她不得不提防。

若是只是让她单单去毒害慕梓灵,她或许会毫不犹豫的相信这个黑衣女子,但是这神秘女人给的‘诱’惑实在太多。

突然间,这么多的‘诱’惑,让人觉得很不真实。

黑衣女子目光又落到慕怡雪身上,毫不在意她质疑的态度:“信不信是的事,我已经给过机会了,懂不懂得珍惜也是的事,不过,有些时候,机会只有一次而已。”

说完,直接将慕怡雪迟迟没有接过的药瓶扔到她怀里:“现在无依无靠,无权无势,拿什么去跟慕梓灵斗?拿什么去报仇,又顶着一张丑不堪言的脸,要如何去接近想要的男人?”

黑衣女子说的很直白,但却不可否认,她说的这是事实,慕怡雪心中的防线顿时坍塌,若要报仇,她只能珍惜这次天上突然掉下来的馅饼。

不过……这馅饼是好馅,还是坏陷呢?

“无事献殷勤,再且我们素不相识,为何要这般帮我?”慕怡雪从怀里把两瓶药握在手里,单手支着粗壮的树干,踉跄的站起身来,很肯定的问:“并非单纯的想帮我,这么做是有目的的吧?”

“自然是有目的。”黑衣女子毫不掩饰,非常大方的承认。

慕怡雪眼眸微微眯起,等着她继续说。

“或许是我们的目标一致,既然目标一致,那我自然也是想让慕梓灵从这世上永远的消失,至于帮恢复容颜,不觉得这样办起事来会更顺利吗?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这是给的福利和报酬。”黑衣女子语气平平淡淡,丝毫没有夹杂一丝异常。

“……为何?”慕怡雪继续问。

然而,这次黑衣女子没再回答她,反倒转身走了。

走了两步之后,她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清冷的声音又幽幽传到慕怡雪耳边:“放心,吃了白药丸后,不会有任何副作用,恢复容貌只是时间问题,至于黑药丸……它会让更加吸引人,不论如何,日子还是照样过,但要过什么日子……相信慕二小姐是个聪明人,会知道该怎么选择。”

慕怡雪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但是黑衣女子根本不给她出声的机会,很快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望着那黑衣女子消失的方向,慕怡雪心中仍旧有些不相信,良久后,她才摊开手中的药瓶,怔怔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