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救援军应该快来了,会把他们都接走。”

“先跟先跟,诶,别跟太紧。马上汇报情况,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离开。”

“……”

季班将人送到,为了防止对方怀疑,又要将机甲开回去。

鲁明远等人趴在窗户上,定定看着默示靠近,然后集体下车接人。

虽然不能亲眼看看康奈尔他们,但知道人就在面前,也觉得多少是慰藉,安心了。

随后将视线转向靠近的黑影。

几人看见连胜的样子,那股喜悦瞬间消退。都惊了一下,又迅速按下情绪,什么都没说,先将人扶进车里。

叶步青帮她查看伤情。撸起袖子,发现她左手一片冰凉,肤色呈现出一股灰白的青色,看起来已经没有血液在流通了,也不受控制和刺激,不自然下垂。

连胜将袖子放下来,靠在椅背上。

百米飞刀欣慰道:“都回来了?都回来就好。”

周师锐说:“连胜受伤了。”

长发美女一袭白裙温婉气质迷人甜笑写真图片

百米飞刀没问伤情怎么样,只是说道:“都活着回来就好。那现在我让救援队加快速度,尽早把你们接回来。连胜,你老板亲自过来接人,给我撑住。”

过了没多久,天色转亮。

联盟负责救援的人员到达机场之后,季班也收到指令,准备过去汇合,返回联盟。

然而他还没离开,一排持枪士兵直接调转枪口,拦在他的前面。

季班皱眉道:“你们想干嘛?”

为首一位士兵抬起头,看着默示道:“你们暂时不准离开。请配合我们进行调查,谢谢合作。”

季班说:“不配合。不用谢。你可以试试对我开一枪,我的机甲会反弹子弹的。”

“我们这边也不只有枪。附近还有储备的武器台,只是不希望会对你使用。”对方说,“我们不是开玩笑,如果你需要我们表态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可以把武器推出来。”

周师锐看了眼情形,第一时间联系百米飞刀,汇报这边的情况。

周师锐说:“对方耍无赖了,不会处理你可以先保持沉默,但别和他们嘴硬。让联盟专业的人来谈判。”

连胜在旁边醒了,偏头问:“怎么了?”

季班说:“他们不让我走。”

连胜从位子上站起来,走到后方清理出的驾驶台附近,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对方士兵道:“如果要离开的话,请配合我们的检查。或者您可以继续留下来。”

连胜问:“格伦这是要进行非法扣押吗?我方已经跟联合队,以及格伦上层都递交过申请,并得到准许。现在离境是合法合理的行为。但是你方如今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我们约定好的条例。那么究竟是什么意思?”

士兵说:“请见谅。出境许可是联盟跟麦斯威尔先生交涉的结果,但格伦目前的外交策略并不由先生负责。巴里特上将就是因为怀疑先生的立场问题,有没有资格继续代表格伦做出相关决议,所以才来到三区想跟他进行交涉。所以我军不予接受先生开出的许可证明,请联盟重新与巴里特上将进行联系。”

巴里特的士兵虽然还没有打进主城区,但已经很强势地占领了三区这边的主导地位。

尤其在边缘防线这一块,他们的人不少。并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朝着这边靠近。

听这群人举枪表态,原先负责治安的,麦斯威尔治下的格伦士兵和警卫们,没有出声反驳,继续静观其变。

看来他们的领导和指挥已经放弃无谓抵抗了。

方见尘在前座,搭着座位的靠背小声道:“这是存心找事了吧。欺负我们人少?联系个鬼啊?说的是人话吗?”

程泽迟疑道:“这不能同意吧。”

如果同意了去向巴里特重新申请,等同于默认麦斯威尔的许可作废。巴里特跟联盟多年对头,肯定会将新申请驳回,或向后压制。

叶步青:“三区现在名义上还是麦斯威尔合格,但实际来说,的确是巴里特占优势。他如果耍赖不让我们走,我们人少太危险了。”

赵卓荦问:“联盟救援队派了多少人?”

“派多少人也比不过他们一个区,主场作战武器充沛。”程泽说,“走不掉就都成人质了。”

季班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一点位置,以供连胜发挥。

连胜说:“我不知道格伦目前的政体究竟是怎样决定的,但内乱发生突然,且主城区并未陷入混乱。就目前来讲,我想有效的许可证件还是需要麦斯威尔先生签字的。我们现在就要离开。如果巴里特上将想让我们重新发布申请,才应该按照程序,先对外公告吧。”

那士兵表情不变,继续传达着来自上级的指令:“几位误会了。我们并不是要拦截任何人,或者反驳质疑几位的许可合法性。只是对于先生签订的许可范围存在些许质疑。几位来过三区,现在又要离开。处于安全考虑,请先接受格伦的再一次排查。尤其是机甲类的高危险性兵器。”

季班点了点头。

连胜:“我们可以接受扫描。”

士兵说:“先进行扫描。但是相关的检查设备,目前还停放在我们的军事基地。请诸位移驾。”

连胜真是被气笑了:“呵呵。”

磨好了刀,还嫌累请他们自己把头放到砧板上?可去他的吧!

士兵:“请。”

方见尘怒道:“无耻!加个请就特么是礼貌了吗?他这是在侮辱你连胜!”

程泽:“比麦斯威尔还无耻。”

叶步青:“准确来说,就是因为麦斯威尔语焉不详,才让我们掉在坑里。”

连胜拔高了音量,对着屏幕说道:“不去。我们能接受的扫描,只有机场处的常规扫描。那也是出入境的正常程序。我对联盟进入格伦接受了特殊的苛刻对待表示抗议!”

对方道:“机甲本身就是特殊的物品,那么接受特殊的检查,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必要,这不是特殊的检查,这是不正常的检查。我们现在是离境不是入境。即便是入境,依照联合队的的标准,也只需要接受实地排查。前往军事基地这样的理由就不要拿来糊弄人了。”连胜说,“我们有着合法的出入许可,那么就应该接受正常的待遇。如果你方继续蛮不讲理地提出霸道要求,我方也可以表示一下自己的态度。”

连胜扭头对季班道:“进入备战准备。我们先朝机场靠近。”

季班看着她的眼睛,讷讷地伸出手点了按钮。

默示背部立即弹出两排单孔,武器库随时就位。

格伦士兵集体骚乱。

虽然这附近也有他们的机甲在待位,真打起来,季班占不到好处。可边线还有多少士兵守在这里?这附近有多少建筑需要保护?真来个鱼死网破,先哭的肯定是格伦。

不是自己家,看谁先心疼。

拦守的士兵跟着进入备战状态,下蹲瞄准。那士兵质问道:“联盟想要做什么?”

“联盟不想要什么,应该问问格伦想做什么。先对我们举起武器的人是你们,多人数进行围堵我们的是你们,提出各种不合理要求的也是你们,现在非法扣押我们的还是你们,为什么要问联盟想做什么?你们可以表态,我们也可以。提醒一下诸位,联盟并不是格伦的管辖区,也不是受格伦军力威慑的小星系,需要对你们言听计从。只要我们遵从了星际协议,就有权利对你们的不合理要求提出质疑。”连胜说道,“默示是我联盟珍贵的科研财产,我现在有合理的理由怀疑,贵国想用不正当的方式扣押我联盟的机甲。”

对方似乎没想到他们几个会这么强势,也没想到会遭到那么强烈的反抗。的确是很想起起冲突打压一下他们的气焰,但这个地方显然并不合适。

照他们所知,默示是无人驾驶,连控制台,存放数据的核心都不在这里。打下来也就是一团废铁。

干一架成本太高,亏。

士兵说:“收起你们的武器。”

连胜:“给我让开,我们现在要去机场。”

士兵说:“可以,但是我们要监督你们去机场,然后再进行排查。”

连胜挑了挑眉。

周师锐说:“机场那边快清空了。航班停飞,禁止入内。要小心。”

百米飞刀撸袖子,跃跃欲试道:“就让他们过来。总要过来的。联合队的人还在格伦主城区,他们自己事情还没捋清楚,想得罪多少人?大不了一起来。老板这次就是带人找场子来了!”

康奈尔的行踪不暴露,理就是他们这一边的。他们也不怕打,格伦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联盟,这笔帐是该算算。

而且战局开在三区,就算他们都战死在里面,也绝对能值回票价。

连胜答应了他们。

于是默示在后方抽调出的十台机甲监视下,前往机场。

鲁明远也在去的路上,即将到达。

方见尘鼓励道:“季班,加速加速,给他们飚起来!”

季班的车手灵魂再次上线,舔了舔嘴唇,在马路上敞开蹄子飚速。

后面的机甲紧紧跟上,却依旧被甩出了一段距离。对于这种平整的、开阔的路段,手操机甲有着绝对的优势。

眼看着要把人甩开了,连胜说:“慢一点别太快,以免往对方说你有机会做小动作。”

季班又放缓了速度,等着后面的人跟过来。

机甲的运行速度显然比车快多了,而且鲁明远怕车开得不稳,影响季班发挥,所以故意减慢了速度。

结果车辆跟机甲群几乎是同时到达的机场。

百米飞刀领着士兵已经在前面等候了,整个停机场一片空旷,鲁明远随意将车停在附近,几人下来,跟联盟士兵汇合。

格伦的一行人也到了。

互相间敬礼,打招呼。

那负责传话的士兵看了眼连胜,问道:“这位女士,既然你留在主城区里,请问是怎么受伤的?”

连胜说:“走在路上都有可能挨个花盆,何况外面还在打仗死人,我受个伤怎么了?”

他也没有多纠缠,让季班将机甲开到旁边的空地上,然后一行人推着设备走出来。然后围着默示开始扫描。

他们仔细地盯着屏幕,一连绕了好几圈。

哈里跟康奈尔躺在下面,紧张地屏住呼吸。闭上眼睛,想将自己的身体缩得更里面一点。

对方停下了动作。毫无意外,什么都没有。

机甲的外壳,尤其是救援舱的材料,是最特别的,能隔绝所有探测器。

连胜在旁边问:“发现什么了吗?”

对方面不改色道:“机场这边的设备技术较为落后。既然几位不愿意去基地接受最新型的扫描检查,那么请准许我们进行细节排查。”

连胜:“直白一点。”

对方士兵:“进行部件排查,确认没有携带危险物品。”

意思就是要拆了它。

一套一套的,但就是不肯放行。

连胜说:“不行。”

“咳。”百米飞刀走上前提醒道,“我才是这次任务的负责人谢谢。请不要越过我传达信息。”

士兵转向百米飞刀:“谢谢您的配合。”

“不,不行。”百米飞刀说,“我就是要亲自拒绝你这无理的请求。”

士兵:“……”

百米飞刀说:“开诚布公地讲,手操机甲的远程操作技术是我联盟的秘密技术。如果格伦坚持要求拆分我们的手操机甲,我合理怀疑你军是想窃取联盟重要机密。我军不同意。”

士兵:“那我军也合理怀疑,联盟坚决不接受排查,是从我三区携带了什么私密情报,我军不放行。”

百米飞刀:“秘密情报?比如说?”

士兵说:“需要查验。”

“默示有过任何可疑的举动吗?你三区城区内有任何丢失的机密吗?即便有,你军也没有权力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强行要求我军机甲接受排查。何况你们确实什么都没有。”百米飞刀说,“提醒一下诸位。你军习惯用自己的推测作为证据来为自己的行动饰以合理合法的名义,这是完全错误的行为。你军之所以可以一直使用这样的方式来做事,不是因为你们说得对,不是以为对方无法反驳,而是你们的武器顶在别人的额头。”

他后退了一步,抬起手一招。

他身后的飞行舰,缓缓放下底部的仓库大门。底板倾斜,露出里面一排整齐的机甲。机身上烙着属于联盟的火红色标志。顺着轨道划出底板,踏步朝前走来。

比起格伦带过来的这些老式机甲,这几款分明全是崭新的新式机甲。

连胜等人抬起头,微张着嘴,出神地看着他们。

那场面无比震撼,一台台钢铁巨人站在他们的身后,身影挡住了阳光,在他们头顶印下一片阴凉。

他们才明白过来,百米飞刀真是带人找场子来了。

“联盟远征六军第一小队、第二小队、及第五小队报道!”

“所有的士兵都是我联盟的公民!所有的机甲都是我联盟的财富!远征军势将保护属于联盟的一切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