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辉琛一直没能接通,可来电一会挂断一会又响铃,偏偏这个备注,明晃晃地在屏幕上跳动着。

越来越刺眼……

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戳瞎……

要看手机快要自动挂断,时辉琛犹豫再三就拨通了……

既然纪安一直不愿说,他又觉得纪安有什么深藏在心底的秘密无从揭开,总要迈出这一步,才能距离纪安的秘密更近一些。

时辉琛并不主动开口,任由时间一秒一秒流逝,染上冰寒的双眸一点点眯起来,可眉心蹙得很紧,略有些心神不定。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你不是安宝贝?你是谁?怎么会拿着安宝贝的手机?”

时辉琛面无表情的脸上,在这个称呼出来的一瞬间,濒临崩塌。

喉咙里似乎有一口血噎住,怎么都喷不出来,周身围绕的气息也在一刹那寒气暴涨,双眸化为一片无尽的猩红。

时辉琛甚至不知道,他是怎么冷静下来的,还就着手机的备注问了一句,“你是,纪宝贝?”

纪安手机上,备注的名字,是在他看来过分亲密的称呼,就三个字,“纪宝贝”。

一张脸紧绷到极点,满心充斥着铺天盖地的怒火,忽然紧紧抿住了薄唇,等待电话那头的回答。

微微张嘴肉肉脸清纯美女居家随性写真

“嗯?你又是谁?为什么拿着我爹地的手机?”软糯软糯的童音夹杂着一抹狐疑。

“……”时辉琛整个人一下子无比僵硬,动作迟缓地拿下手机看了一眼。

这才意识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并不是正常男人的声音,而是奶声奶气的童音。

他说了什么?

“我爹地的手机”?

难道说纪安,也有孩子吗?

“安宝贝是你爹地?”时辉琛冰冷的面色稍微缓和了几分,心里却满是惊疑不定。

这个惊天大秘密……

实在太刺激了!

时辉琛敛了敛冷眸,蓦地闭住了呼吸,耐心等着电话那头几乎让他的心脏骤停的答案。

软糯悦耳的奶音,让人无论如何都难以迁怒,“哎?他不是我爹地该是谁的爹地?那你又是谁?爹地特意找的后爸吗?”

“……”时辉琛这会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满心都是无法形容的感觉,想要探究下去却有点退缩。

让他纳闷的是,“爹地特意找的后爸”这句话又是什么鬼?

这孩子,是不是很与众不同?

怎么问这奇怪的问题?

“安宝贝太累了,现在已经睡着了。”时辉琛对这怪异的问题避而不答,并跟那边的小孩子说了下纪安的情况。

“哎!你你你……你对我爹地做了什么……”感叹的口头禅和纪安,几乎一模一样。

时辉琛蹙了蹙眉,朝床上蜷缩成一团的纪安看去,被子被踢开了一角,露出一只纤纤玉足,如同玉石一样晶莹剔透。

差点没反应过来这小孩子表达的什么意思,想明白后脸色瞬间黑如锅底,在尴尬的同时也很难堪。

这小奶娃,懂得也太多了吧?

为什么连这种事都懂……

然而,时辉琛压根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小奶娃想表达的不是这种污秽的意思,而是想到了“家暴”。

“没做什么,他救了我一命,刚脱险免不了很累。”再回答时,时辉琛的目光深了深。

那头沉默了良久,“那……能不能等爹地醒来后让他给我打一通电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