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落雪宗掌门飘雪真人,此刻正心急如焚。

落雪宗这些年,是获得了不小的发展,金丹修士亦增加了许多,但后期存在却寥寥可数,而那三位长老,都是最有机会,进阶到元婴境界的。

这且不提,要知道那三人,可都与他有着数百年的同门情谊,如今一起失去了联系,他心中如何不急?

如果他们有个三长两短,那落雪宗接下来的处境就将极为艰难,所以哪怕明知危险,他也不得想办法出手救援。

偏偏他们去的地方又太过险恶,想要出手相助,唯有元婴才有那么一丝希望与把握。

可本门的元婴期修仙者,却只有他一个,势单力孤,迫不得已,这才向另外两大门派求助。

然而他是发出了飞剑传书,但接下来,心中却一直在打鼓。

没错,落雪宗三大仙门,这些年来一直相处和睦,可谓是同气连枝守望相助,互相帮忙本来也是理所应当的。

可问题是,那也要看是什么忙,像眼前这一回,自己向他们求助,飘雪真人就很忐忑。

一点也没有把握。

因为旋涡附近的情况他清楚。

就算对元婴修士来说,那也是危机四伏,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魂归地府。

另一种视觉的床上展示

普通的忙,对方肯定愿意帮。

但若是有性命之忧,就很难讲对方会不会出手。

设身处地,换成自己,那肯定是会有一些顾虑。

毕竟三派关系再和睦,但陷入危险的,又不是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干嘛要冒着生命危险,出手相救?

三派之间的交情是不错,但毕竟还没到这种程度。

冒这样大的风险,不值得。

至少他内心深处,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若非迫不得已,他也不会像天符山还有灵药谷求助,实在是除此以外,自己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三位长老陨落。

虽然把握不大,但好歹试一试,死马当作活马医。

这是飘雪真人目前唯一所能想出来的主意,在发出求助的消息以后,他便来到约定的地点,忐忑不安的等待。

作为一派之主,也算见过大风大浪无数,按理早就应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但此刻,他却如同这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不安。

抬头看看天色,已经越来越晚,飘雪真人的脸色,又是愤懑又是失望,现在都没有任何回复,也没有人来这里汇合,恐怕天符山与灵药谷,在这件事情上,都不打算出手相助。

尽管这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然而他的脸色,还是忍不住露出了愤懑与失望的神色。

对两派的见死不救,耿耿于怀,心中又是失望又是不满,他的脸色本来就很难看,此刻自然愈发的阴晴不定了起来。

似乎有什么事情难以抉择,最后跺了跺脚,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了,尽管理智告诉他,事已至此,自己无可奈何。

这件事情除了放弃,没有别的选项与出路,毕竟自己一个人前往漩涡附近,太过冒险了,恐怕不仅无法将三人救出,自己说不定,也会被困此处。

那样可就得不偿失,要知道,落雪宗只有自己一名元婴修士,若是自己陨落,哪怕两派看在以往的交情上,不落井下石,接下来本门的处境,也将艰难无比。

可道理固然是这样没错,然而人却不是能够随时随地都保持理智的。

那三人这不仅仅是本门的金丹长老,同时还是与他有着数百年交情的师兄弟,是他的同门手足。

自己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身陷险地,而不是出手相助?

他过不了自己这个坎儿。

真的不管,自己以后,一定会心中不安。

“罢了!”

他跺了跺脚。

虽然心里有数,自己一个人前去相救,实在太危险了,并非聪明人的选择,但此时此刻,他也管不了这许多,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师弟师妹就这样白白陨落。

救人如救火,做下抉择,飘雪真人就准备动身了,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遁光出现在远处的天边。

速度极快,朝着这边飞遁而来,很快就到了,光芒收敛,露出了一名年轻修士的容颜。

飘雪真人先是一怔,第一反应,难道是路过的修仙者?

可自己选择的汇合地点,明明是非常偏僻的,等闲不会有人从这边路过,莫非竟是巧合?

脑海中这个念头转过,他定睛一看,越发仔细地打量起了来者。

很眼熟。

他先是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认出了这位看上去非常年轻的修仙者,然而脸上却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不可思议的开口道:“你,你是秦师弟……”

他一脸的疑惑,一时间,还有些不敢相认来着。

修仙者的记忆是很好的,尽管多年未见,两人也谈不上非常的熟,但他依旧一眼就将秦炎认出。

不过却怕弄错,毕竟秦炎消失,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虽然说是外出游历,可这么长的时间,一直音讯了无。

说句不客气的,谁知道他是不是依旧活着,毕竟修仙界危机遍布,虽然当年,秦炎的表现确实很抢眼,可自古以来,修仙界陨落的天才也不在少数。

这么久的时间没有一点线索,很难肯定他是不是依旧还活着。

所以,也难怪飘雪真人会露出惊异不定的神色。

毕竟秦炎刚刚回来,消息尚未传开,这骤然见面,他有些惊疑也是在所难免。

“师兄好眼力,一眼就认出了小弟。”

秦炎的嘴角边流露出一丝笑意。

飘雪真人不由得又惊又喜:“你真是秦师弟,什么时候回到这里?”

“小弟刚刚回来,还不到一天,原本正在洞府里,与灵符师兄攀谈,然后便接到了师兄你的飞剑传书,所以我就赶过来了。”

秦炎也不隐瞒,简单明了的就点出了自己到此的来意,飘雪真人又惊又喜,同时却又有那么一点迟疑:“这么说,师弟你是得到消息,特意赶来,想要助愚兄的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