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曹蔓和尼克竟然都拒绝了阿蒙的邀约,曹蔓说这个周六已经跟袁媛说好了,要去她那里看小宝宝,说小宝宝现在正在学爬,非常好玩,而尼克呢,已经约好要跟几个女朋友一起去逛ll。

那怎么成?阿蒙央求曹蔓:要不你给穆林和袁媛打声招呼,我跟你一起去?他们孩子出生后,还没见过面呢,我也想去看看他们可爱的小宝宝。

曹蔓好奇,你怎么不自己打电话呢?阿蒙表示很委屈,他都不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以前还能在校园里看到穆林,也知道穆林的电子邮箱地址,可那是思夫坦的邮箱,他毕业后的从来没给过。

曹蔓赶紧把穆林家的电话给了阿蒙。。让他晚上打过去,平时家里可没人。阿蒙顺便又要了俩人新的电子邮箱,他这次可得用心记着了,这俩可是他追求曹蔓的坚强后盾啊。

第二天阿蒙通知曹蔓,俩人周六可以一起去穆林家,问曹蔓周五晚上能不能陪他一起逛逛商店,第一次去看宝宝,不能空手吧?总得买个玩具什么的,他又不知道这么小的小孩子玩什么,需要曹蔓帮忙参考。

说得很有道理,曹蔓没法拒绝。

曹蔓没想到阿蒙给孩子挑个玩具那么吃力,好玩但便宜的阿蒙嫌弃太便宜,贵的曹蔓觉得不合适根本就没推荐,穆林感兴趣的益智类的积木玩具曹蔓认为不适合小孩子玩。 。她已经知道了,有小零件的都有小孩子吞咽噎死的安隐患,三岁以下儿童都不推荐,每个玩具上都画着不推荐符号呢,说服阿蒙也不用费劲儿。

最后俩人把玩具店转了个遍,才挑中了一款不是特别满意的迷你小钢琴,就7个音,他觉得比那些个就会重复放几首歌的好玩一些。

曹蔓是看出来了,阿蒙挑玩具完是从自己的喜好出发,袁媛也提到过穆林给女儿挑玩具也是从自己的眼光出发,是不是男性都这样啊,只有自己觉得好玩的才是好玩具?比如今晚她推荐的洋娃娃一类的阿蒙也没考虑。

曹蔓觉得自己对男生又多了那么一丝丝的了解。

到了穆林那里。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阿蒙发现有一个男生不认识,相互介绍一番,才知道这位以前是袁媛的同班同学,现在是思夫坦计算机系的博士生,竟然是校友啊。

他以前不理解大学同班同学是什么意思,还以为就是简单的同年级选过同一门课的校友而已,毕竟在米国,从上初中开始就按自己的意愿和学校的要求选课,自己到不同的教室去,跟曹蔓聊天才发现华国到了大学还如小学一样,有个班级的概念,有一位固定的像辅导员一样的老师,学生宿舍也不是随便住,而是同班的尽量住在同一个宿舍里。

清纯白皙美女床上大胆裸露玉背性感写真图片

他有点羡慕,这四年下来,感情得多好!怪不得曹蔓跟尼克一住就是好几年,长情!…,

离午饭时间尚早,穆林、阿蒙和何正佟一起在附近的小区网球场打球,袁媛和曹蔓在家里带孩子做饭。

穆林和何正佟的网球技术一般般,体力也一般般,往往打一个小时就汗流浃背了,这次他们本来想的是采用轮流制,俩人打,输掉的人下场,可是阿蒙的技术好、体力好,好几轮都是大比分赢了,仨人都觉得没意思,干脆,1:2,阿蒙一人对俩,穆林和何正佟刚好可以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稍微能势均力敌一些。加上阿蒙不时指点一下俩人接球时的问题,倒是让俩人的网球技术多了不少的新体会。

好在这片公寓还有游泳池、淋浴,几个人打完球可以到那里去冲一下,换回休闲服,否则一身汗味,一起吃饭都不自在。

今天几个人结束地比较早,阿蒙打着来看宝宝的旗号。。除了进门时递上礼物之外,还没见着宝宝呢,说是宝宝早上五点多就醒了不睡觉,他们敲门前不久她又刚刚睡着了。

这孩子,好像意识到了周末和平时的不一样,平时不想起床,周末不想赖床,俩人把她的小床放到了客房,用一个监听器听动静。

一大早,就听她在另一个屋子里哼哼唧唧,父母俩人都困得不想理她,那不行,十来分钟后就开始哭,先是小声哭,没人理?那就大声哭,哭到妈妈来了为止。

换换尿布、喝喝奶、让妈妈抱。

会坐了,也会认人了,妈妈抱!蔓阿姨想抱?那得看心情,其他人想抱?休想!那小身子扭得,迅猛极了,这边你刚伸出两只手,那边微微就会给你个小后背。

他们进门的时候。 。两大一小正在客厅里铺的垫子上玩儿呢。

“这么早就回来了?”袁媛有些奇怪,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才一个多小时而已。

“今天打球几乎没停顿,打得挺过瘾,阿蒙一个人打我们俩,不知道他过瘾了没有。”穆林回答。

“过瘾了,过瘾了。我想早点回来看看你家小宝宝,所以才催他们早回来的。她这么小,好可爱!”

“你应该说,都这么大了。”曹蔓笑着给他纠正,“你没看到刚出生的微微,才这么一点儿大。”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也是!我说错了。有七个月大了吗?”

“快八个月了。”

“这么快?!上一次见你们俩时还没怀孕。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再见面孩子就这么大了。”阿蒙感慨。

“你没听说一句华国俗话,叫‘有苗不愁长’?”袁媛问到。

“什么意思?”阿蒙扭头问曹蔓这位华文老师。

“就是一旦有了一颗种子种下去,很快就长大了。”

“哦,小宝宝就是那棵苗。”阿蒙秒懂了。

“微微,来叔叔抱。”何正佟在另一边逗微微。

微微看着那一双伸向她的大手,一转身就趴垫子上了,她需要逃走啊。

可惜还没学会爬,四肢着地,用了很大的劲,前后晃悠,就是没能挪动地方,抬头看见妈妈已经起身走了,好在蔓蔓阿姨在,努力冲着蔓蔓阿姨,想要爬过去。

“微微,你好乖啊,知道投怀送抱了。快过来,阿姨抱。”蔓蔓把她捞起来,放到腿上,让她站了起来。她看着蔓蔓耳边闪亮的耳坠,一只手毫不犹豫地就抓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