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青年低头应道:“陆少就在里面,我们利用特殊装备,搜索到了陆少的手机信号。郭老放心,我们不会搞错的。”

“很好。”

老头阴着脸道:“敢动陆家人,不管是谁都死定了,我们进去吧。”

这老头话间,脚下一发力,身子嗖的一声跃过了两米高墙,跳到了废弃工厂的大院。

另外四个青年,同样跃起,不过却是靠着蹬墙上跃的方式翻过的院墙,他们可没有一跃两米的本事。

只是这五个人都没有发现,在这废旧工厂的墙上,有三个极为隐蔽的微摄像头,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给拍摄了下来。

在工厂大厂房内的某间屋子里,艾琳儿和鬼王,正通过笔记本电脑看着这五个人。

陆浩也在这个厂房里,他依然被绑在椅子上,这位陆大少现在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样了。

“才来五个啊,不够打的,不过那老头是个顶级高手。”

“嗯,一跳两米,我们九大勾魂使之中,也只有负责情况的罗腾飞有这身手。”

二人话间,已经站起身来。

清纯小辫子美少女户外稻田白黄交织清新养眼图片

艾琳儿从墙角拿起一杆大狙,冷笑道:“身手在高,能高过枪吗?”

“华夏有好多身手厉害的隐藏高手,可我不相信他们都会像老大那么厉害,所以我想跟那老头好好较量较量。”鬼王一脸严肃,这个表情让艾琳儿都对他肃然起敬。

然而鬼王完豪言壮语后,居然从一张破床上面,拎出一样超级恐怖的装备。

噗嗤!

刚才还对鬼王生出敬意的艾琳儿突然笑喷了。

鬼王拎出来的是34单兵火神炮,就是那种拥有六根762口径重机枪管组成的超级重机枪,号称型加特林,00米内,可以击穿一切装甲。

“好吧,鬼王,你的无耻让我非常佩服。”艾琳儿话间,已经走到了窗前,将大狙架了起来。

此时在门口处,被绑在椅子上的陆浩也显得非常紧张,他很吃力的扭头看了眼笔记本电脑,随后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是郭老,郭老终于来了。”

“嘿嘿!朋友,你不用得意。”

鬼王咧着嘴笑道:“这个家伙一出现在东海市,我们就已经掌握了他的行踪了,你看着我们如何收拾他好了。”

砰!

鬼王的话音刚落,艾琳儿已经扣动了扳机。

进入废弃工厂大院的五个人中,一个走在最前面的青年,身子突然向后抛飞而起,在他的胸前炸起一掊血花,并且于在的背后也射出一道血线。

“卧槽!有枪!”

“大家隐蔽,有狙击手。”

“混蛋,是男人就别用枪!”

剩下四人立刻分散开,可是这是废弃的工厂啊,大院子中空空如也,哪有让他们隐蔽的地方?

砰!

紧接着,又是一枪响起。

一个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跑的青年,被子弹击穿了太阳穴,身子轰然砸倒在了地上。

“混蛋,进厂房。”

那身手最棒的老头倒是镇定,他的身法速度也极快,如同一道黑线一样朝着中央的厂房冲了过去。

另外两个人中,有一个身材特别矫健的青年,紧随其后。

因为这个青年头上套着冲锋衣的帽子,让人有些看不清,可从他手上的黑色皮肤可以判定,这个青年还是个黑人。

砰!

枪声又再次响起,跑在最后面的一个青年,被子弹击中了脖子,颈椎断裂时发出咔嚓一声脆响。

而这时,老头和黑人青年已经冲到了厂房的门前,也脱离了狙击枪可以射杀的角度。

艾琳儿回身将大狙向旁边一扔,双手向背后一探,拔出两把月牙状的弯刀,一双美眸中泛起一抹毫不掩饰的杀机。

砰,砰砰砰砰!

就在这时,厂房正门处响起了一连串好像连环炮一样的巨响。

是鬼王开火了,34单兵火神炮射出一片的硝烟,厚重的大铁门轰成了筛子。

郭老和黑人青年的反应真的超快,在枪声一响的瞬间,二人同时向两侧散开。

咣当!

大铁门在被单兵火神炮轰烂后,重重的砸倒在了地面上。

“混蛋,fbp;y!”

“麻辣隔壁的,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重武器。”

郭老和黑人青年都暴走了,饶是二人躲得飞快,可他们依然挂了彩。

黑人青年左肩此时正喷着血,应该是被子弹擦中了。是的,只是擦中了而已,如果是被单兵火神炮正面击中,恐怕他的半边身子都得裂开了。

老头的右腿上,也出现了两道血痕,明显也是因为躲得慢,被子弹犁出了两道血糟。

然而这还不算完,大门里面,再度响起了连串的巨响。

砰,砰砰砰砰!

紧接着,大门左侧的墙壁被击穿出一串的孔洞,大片的水泥粉尘和砖灰跟着喷涌而出。

尼玛!

老头吓得向前一扑,就地滚出十多米远,终于被有被打成人形筛子。

另一边的黑人青年,就算没有受到攻击,也吓向跑开老远。

紧接着,冒着六股青烟的单兵火神炮从厂房中探了出来,身高两米的巨汉鬼王从中迈步走出。

他的脚步非常沉重,拎着单兵火神袍的两条臂上已经崩起了好几根拇指粗的青筋。

“去死!”

滚出十多米远的郭老,转身扔出一颗婴儿拳头大的铁胆。

砰……咔!

铁胆挂着呼啸的劲风,正好砸在鬼王手中的单兵火神炮上。

也不知道这老头的手劲有多大,光是凭这一颗铁胆,居然将鬼王手中的单兵火神炮给打掉了,而且单兵火神炮的六根机枪管都部被砸弯。

呼!

鬼王做了个深呼吸,咧着大嘴笑道:“这装备太重了,23公斤,被你毁了就毁了吧。老头,你就是郭奉仁吧?老子已经等你好久了。”

话间,鬼王迈步朝着老头走了过来。

郭老此时也站起身来,充满怨毒之色的目光锁定了鬼王,冷声道:“没错,我就是郭奉仁,老外,来我们华夏的地盘撒野,你就永远留在这吧。”

“想留下我,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鬼王抬起双拳,做出了标准的搏击起手势。

郭奉仁也托起双拳,拿桩站稳后,老头子还龇了龇牙,这倒不是郭奉仁在故意挑衅鬼王,而是他右腿上的伤口让他感觉很疼。

“fbp;y!你的对手不止一个。”

另一边的黑人青年抬手将头上的帽子撩了下来,并且大步朝鬼王冲了过来。

“你的对手是我。”

就在这时,厂房二楼的窗户被人一脚踢开,金发美女艾琳儿,身穿一袭紧身皮衣,手持两把月牙弯刀从天而降,一头耀眼的金发随风飘舞,透着一抹让人目炫的英姿。

“可恶,不是来对付一个叫刘风的华夏人吗?怎么冒出两个西方佬?”黑人青年一脸不爽,哪怕看到艾琳儿这个大美女时的确惊艳了一下,可同样警惕心也更重了。

“黑黑,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是西方地下世界杀手榜排名第5的尾戒吧?”

艾琳儿落地后,迈步朝着黑人迎了上来,右手抬起,刀锋直指对手的鼻端,“杀手榜上的人物,都能来华夏,是什么人请得动你的呢?”

“你认识我?”黑人青年眯着眼道。

“当然认识。”

艾琳儿俏脸上透着清冷,用高人一等的语气道:“西方地下世界有点名气的人物,我都认识,因为这些人的资料我都看过。尾戒,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如果愿意离开华夏,我可以不杀你,否则……”

“不用否则了,我想看看,你有没有杀我的本事。”尾戒在出这句话时,他的右手上已经多出一把短刀,朝着艾琳儿的胸口刺了过来。

当!

艾琳儿左手刀向外一档,右手刀向前一递,直取尾戒的喉咙。

然而尾戒也不慢,他一刀没有得手,身形立刻暴退。

可艾琳儿更快,她那两条大长腿迈开,如影随形般跟了上来,双手刀在她那双手中转出两朵刀花,一朵抹向尾戒的脖子,另一朵抹向他的胸口。

在这一刹,尾戒吓得双瞳猛然一缩,身形再度后撤。

可艾琳儿也继续前跟,两把月牙弯刀划着一道道漂亮的弧线,朝着尾戒的斩了过去,逼得尾戒只能不断的倒退。

刚一动手,艾琳儿这个超级大美女,就以超级犀利的身手对尾戒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

另一边的鬼王,也跟郭奉仁动起了手。

别看鬼王的身体有如北极熊一样壮,可他的速度却并不慢,一双拳头挂着猎猎的劲风,有如一辆人形坦克一般恐怖。

郭奉仁的功夫同样很猛,其实论功夫而言,这个郭老是要胜过鬼王的,但是他的腿上有伤,严重的限制了他的发挥,所以二人斗了个不相上下。

单从战力来看,艾琳儿和鬼王,这美女与野兽的组合,放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超级恐怖的存在。

……

与此同时,科大中文系的某个教室内,刘风正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而后笑呵呵的道:“差不多了吧,没时间跟脑残扯蛋了。”

完这番话后,刘风迈步朝教室外走去。

“风哥!”彭佳琪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喊了刘风一声,并且立刻跟了上去。

哼!

杨诗雯冷哼了一声,也赶紧追上了刘风。

“刘风,你个只会吹牛逼的穷鬼,我保证不会放过你的。”

东方无痕大声咆哮道:“我保证,我会让你在东海科技大学呆不下去,我让你……”

啪!

刘风突然转回身,他的手中正好拿着一本现代文学发展的教材,被他当成板砖甩了出去。这本书重重的砸在了东方无痕的脸上,也不知道风哥的手劲有多大,光是用一本书砸人,竟然把东方无痕砸得双眼翻白,直挺挺的摔倒在地。

“不好意思哈,手滑了。”刘风笑呵呵的道:“当我怕你了吧,送你一本书,别在缠着我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