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任务积分!

这得做多少个普通任务,才能获得,这个易秋简直发财了。

“曹俊师兄,如今我手里有一万积分,换那本玉女剑经应该足够了吧。”拿到了积分之后,易秋似笑非笑的向着曹俊看去。

曹俊脸色难堪无比,易秋现在的积分,别说还玉女剑经了,就算兑换玉女神剑诀都快够了。

“易秋师弟,果然好本事,曹某佩服。”

易秋呵呵一笑:“按照我之前的赌约,从今以后,不要再纠缠蓝溪,希望说到做到,否则的话,别怪易某不客气。”

曹俊脸色一变:“哼,易秋,走着瞧。”

曹俊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

而此刻那凌傲天还没有苏醒过来,晕死在地上。

易秋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之后,便对着白凤和聂风流到:“积分已经到手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好!”

于是易秋三人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任务阁。

谁也不能诠释性感

离开了任务阁后,易秋便将聂风流和白凤的身份铭牌要来,然后分别划给了他们三千任务积分,自己则留下了四千。

白凤和聂风流知道这次任务,完全是易秋一个人完成的,易秋能分给他们任务积分,已经不错了,更何况还是三千,所以他们当然都很高兴。

而后易秋向着二人告辞,来到了剑经阁,兑换了那本玉女剑经之后,便来到了流萤剑院,找到了古蓝溪。

此刻古蓝溪这几天一直在时空宝塔内修炼,巩固修为,所以并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一切,甚至连易秋什么时候离开的时空宝塔都不知道。

“师姐,还在修炼那。”

古蓝溪转过身来,发现易秋站在她的身后,不禁惊喜道:“易秋,怎么来了?这几天跑哪里去了,也不过看看我。”

易秋笑道:“当然是去弄任务积分去了。”

“任务积分?”

古蓝溪美眸一闪,随即想起了什么,苦笑道:“原来还惦记那本玉女剑经呢,不必如此,那本剑经,虽然我很喜欢,但是晚一点修炼也没关系的……”

“咳咳,那怎么行,我女人喜欢的东西,我若是不弄来的话,我这个做夫君的岂不太没用了些。”易秋笑了笑,随即将那本玉女剑经拿了出来,递到了古蓝溪的面前。

古蓝溪先是一愣,随即拿起玉女剑经,欣喜不已道:“易秋,真的拿到了这本剑经,说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这本剑经,可是需要三千积分啊,易秋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凑齐了。

“山人自有妙计,还有那个曹俊我也帮打发了,估计短时间内,他应该没有脸再纠缠了。”易秋含笑说道。

古蓝溪咬了咬下唇,虽然易秋没有明说,但是她心里明白,易秋肯定是费了很大的周折,甚至是风险才弄到的,否则凭借易秋一个外院弟子的身份,怎么可能得到三千积分。

由此可见,易秋为了她付出了多少。

想到这里,古蓝溪内心感动不已,下意识的走上前来,紧紧的抱住了易秋。

“傻瓜,谢谢。”

“咳咳,怎么谢我?”

易秋却似笑非笑的看着古蓝溪,然后一双大手,在古蓝溪那曼妙的身躯上轻轻的抚弄起来,将古蓝溪本来平静如水的内心,顿时撩拨出了一股火焰。

古蓝溪俏脸微微一红,按住了易秋的作怪的双手,没好气道:“这家伙每次都要动手动脚,既然这么喜欢乱动,不如就陪我练剑吧。”

“练剑?”

易秋干咳俩声,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是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们去伏龙岭,那里没有人打扰我们……”

“好。”

古蓝溪脸色一红,随即跟着易秋离开了时空宝塔,向着伏龙岭而去。

……

时间飞逝,三天之后。

中元界,一座昏暗的洞穴当中,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缓缓睁开,而后一尊身影,出现在洞穴当中。

此刻,易秋若是看到此人得话,会一眼认出,这个人的容貌身材,竟然跟夜罗刹一般无二。

唯独不同的是,此人身上的气息,却要比夜罗刹强出太多。

“易秋是么?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后期圣尊,竟然杀死了本帝的一尊真身,而且还会暗黑界的神通,的确很有趣,不得不说,引起了本帝的兴趣,不过凡是跟本帝作对的人,都不会有好的结果,等本帝剩下的七魔真身,全部练成之后,和剑道圣院全都得死。”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易秋便在天狼峰上,帮助古蓝溪修炼玉女剑经。

不得不说,古蓝溪的领悟力,的确可怕,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便已经将玉女剑经的前三式练成,而这玉女剑诀也的确可怕,虽然只是前三式,但是威力却已经不比霸剑诀的第一招弱了。

再加上古蓝溪体内的玉虚圣力,一般的大圆满圣尊,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当然除了陪古蓝溪了练习剑法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让易秋惊喜不已。

那就是吞噬了至尊魔龙晶石的赤炎苏醒了过来。

当然赤炎龙不仅苏醒,更是彻底的炼化了至尊魔龙晶石的力量,同时顺利的长出了至尊龙翼,变成了至尊级别的异种魔龙。

如此一来,赤炎的战力也突飞猛进。

以它现在的力量,别说那些至尊魔兽,即使遇到帝陨级别的魔兽,也能够有一战之力,毕竟赤炎可是异种魔龙,实力远非普通魔龙可比。

而易秋自然又多出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就算不动用天邪剑第二道封印的情况之下,以他现在的手段,加上赤炎龙也足以对付那些一星帝皇。

所以对易秋来说,这的确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不过就在易秋和古蓝溪开心不已的时候,突然之间,远处的剑道圣院,骤然传来一阵钟鸣之声。

“这钟声,好像是外院有什么事情发生,易秋我们过去看看吧。”

正在练习剑法的古蓝溪不由停了下来,美眸凝视着远处的剑道圣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