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这伙人去远了,掌柜和伙计这才来到罗天宝等人面前道谢:“这位壮士,刚才多谢你仗义相助。”

罗天宝闻听微微一笑:“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只是掌柜的你也未免太过纵容这些人,他们明摆着就是讹诈,你又何必给他们钱?”

掌柜的闻听不禁摇头苦笑:“壮士你是有所不知,这些人不是寻常的地痞无赖,乃是退守本地的官军,我们这些老百姓得罪不起啊。”

“既然是官军更应该保境安民,怎么能如此胡作非为呢?你们大可以去他们上峰告他们啊。”

“告什么啊,这年头官官相护,之前也有人这么办过,结果那些人非但没受惩处,事后反而去找原告报复,弄得那家人都没法在本地待了,今天能玩几个钱了结这事还算我们的便宜,这年头官军和叛军其实也没多大分别,总之谁来受苦的都是咱们老百姓啊。”

闻听掌柜的话罗天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在京师长大,当兵的仗势欺人这种事不是没见过,但在他印象里官军军纪再差也比叛军要好,没想到如今却闹成这样,如此看来自己父亲不帮朝廷,乃至要起兵自立似乎也没什么错。

无论罗天宝心里怎么想,这件事终究还是过去了,之后一行人吃完饭结了账便继续赶路,途中总算是平安无事,最终一行人顺利回到了镜泊湖小孤山,别看内陆如今打成了一锅粥,小孤山附近由于地处偏僻,如今还是一片宁静,一行人坐船登岛,一上岸就见到了四护法金猛前来迎接,但罗天宝的后母高夫人以及大护法潘宏却不在,林云飞当时就意识到了什么。

“家里来客人了?”

“是河西唐门的人。”

“来干吗?”

“说是来通报京中的战事,另外打算给他们三小姐唐飞燕提亲。”

“提亲?他们看上谁了?”

雨后的短发极品少女气质纯洁

“自然是少堡主啊。”

林云飞闻听顿时乐了:“唐怀德那个老狐狸,居然打起我们家天宝的主意,来人现在何处?”

“正在偏厅,夫人和潘大哥正在接待。”

“也好,既然我回来了,就见他们一见。”林云飞说着便带领众人赶往偏厅,罗天宝此时有些莫名奇妙,赶忙偷偷拉了拉二师兄计百达。

“二师哥,河西唐门来提亲是怎么回事?”

计百达一笑:“不会吧,天宝你以前是保镖的,难道不知道河西唐门?”

“那当然知道,当今武林四大世家,河西唐门,陪都王家,清河南宫,加上个江左任氏,那都是江湖上的名门望族,以前我师父就是想给人家送礼巴结那都高攀不上。”

“不错,这唐门号称是当今武林第一名门世家,是人才辈出,而且人家不仅是江湖中人,和朝廷以及一众豪门权贵都有往来,称得起是门高势大,当今唐家的当家人唐怀德更是著名的老狐狸,特别会钻营,他们兄弟这一辈武功不如前人,可架不住人家孩子多,故此就靠四处联姻巩固实力,唐怀德的大女儿嫁给了虎贲军主将李光宗,二女儿嫁给了幽云王的侄子宁思顺,算是两头下注,没想到如今他又把主意打到了天宝你头上,这算盘打得是真精啊。”

“这这不合适吧?”

“怎么,天宝你还没忘高家姐妹啊?虽说人不忘旧情是好事,可如今你的身份不同了,何必再惦记这些庸脂俗粉呢?据说唐怀德的几个女儿中以这三丫头最为美貌,不少名门大户都惦记呢,可人家唐怀德压根就看不上,这回能找上你可是你小子的福分。”

罗天宝闻听不禁暗自苦笑,他倒不是放不下高月,只是这个唐三小姐自己压根就没见过,要他和这么个素未谋面的人成婚他实在难以接受。就在这时一行人已经到达了偏厅,推门一看高夫人和大护法潘宏正陪着一老一少两个陌生人在那里说话,一见林云飞等人回来,众人赶忙是起身相迎。

“林堡主许久未见,别来无恙乎?”两个陌生人中的那个老者似乎和林云飞颇为熟悉,言语之间颇为亲切。

“我当是谁,原来是怀义你啊,有什么话咱们坐下再说。”林云飞对这老者表现的也颇为随和,当即一边招呼众人坐下一边为罗天宝和他们做了引见,原来那个老者就是唐门如今当家人唐怀德的三弟,名叫唐怀义,江湖人尊敬他,一般都称呼其一句“三爷”,跟他一起来的那个年轻人是他侄子名叫唐文明,据事后计百达等人介绍这位在如今唐家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唐怀义武艺才智不如他的两位兄长,但这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擅于交际,朋友熟人是遍布天下,就连林云飞跟他也颇有些交情,故此平日唐门有什么外交事务基本都交由他负责,众人当下客套了几句,谈话就渐渐切入了主题,林云飞眼下颇为在意京城的战事,于是赶忙问道:“听说你知道京城的战况,快跟我说说。”

唐怀义原本还满脸堆欢,听林云飞问起这个脸色也不禁严峻了起来:“我正想跟你说呢,京师丢了。”

“这么快!?”林云飞等人闻听是无不吃惊,虽然霞关一破京城的丢失就是早晚的事,但丢的那么快还是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

唐怀义明白众人的心情当下简单介绍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原来霞关失陷之后太子原本是准备与京城共存亡,甚至在京城外围组织了防线抵挡叛军,京城军民受太子的气魄所感染,一度斗志很旺,这边防线居然还和叛军的前锋对抗了整整一天,并且一度打退了对方的进攻,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候远在西南的天子却命令太子率领皇族宗室退出京城。

太子明白一旦这么做京城的人心士气势必解体,故此一度想抗命不从,但如此一来势必会导致父子离心,君臣反目,最终权衡再三太子还是只得听从父命撤离了京城,而如此一来京城军民的斗志顿时就垮了,最终叛军得以顺利进城。

如今太子率领百官宗室撤到了京城南部的剑州,那里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加上叛军主力如今忙着在京城烧杀抢掠,顾不上追击,故此太子等人才暂时得以喘息,由于唐门和朝廷,叛军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故此对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解的颇为清楚。

林云飞等人听完都是感慨万千,原本大伙以为这次叛乱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可如今京城陷落,似乎朝廷方面败局已定,那金斗堡上下又该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