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个蚊帐都塌下来。

“别动!”肖恩厉声说道,用身体压住对方。伸手在被子里面寻找对方的手臂。

只要抓住手臂就能确保对方动不了。

“唔……”

“叫你别动!如果不想吃苦头的话。”感觉到脚下的挣扎,肖恩直接把手伸进被子里面找,一股温软的感觉,在鼻息间还有一点儿香香的味道。

对方还在挣扎压在她身上差点没滚下来。

咦?

肖恩感觉到自己好像摸到了什么硬物东西,像是木棍一样。

而在光滑的木棍中央还摸索到了一双温润的手掌……原来刚才对方拿出来的武器是木杖呀。

大概就迟疑了一秒钟吧,被子底下就传来笑声。

“原来你醒着呀,那就不好意思了,男爵大人。”

只感觉木杖好像微微抬起了一下,随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升起了一串绳子直接把自己给捆了起来!!

纯真少女初夏可爱高清晰写真

随后眼前就是一黑……

……………………

灯火再一次被点亮。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应该到了深夜了吧,总之整个男爵家里都已经熄灯了。

冬天的夜晚还下着大雪,所以到深夜的时候不会有人巡逻,肖恩甚至在卡利博那打听过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季也不会有人巡逻。

小镇人少,而且比较安所以平日里都不需要什么护卫浪费时间,反而晚上轮流守夜了白天里大多困得慌,干活都没力气。

肖恩现在觉得这简直是一个陋习,从明天开始一定要让那帮人给我干起活来,晨跑、守夜一个都不能少。

但也得能够活到明天才行。

整个身子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没法转身只能一直看着眼前的地方。

两盏台灯被点亮,旁边还放着刚才那顶高脚巫师帽,是黑色的、上面的雪花粒早就融化了如今看起来就好像被水浸泡过一样。

而坐在肖恩的对面,一个披散着蜷曲银白色头发的女孩,高鼻梁,蓝色瞳孔眼睛,皮肤在微弱的烛光下依旧显得白皙可人。看样子大概二十岁左右吧,或许还不到总之就是很难分辨年纪的那种,但是肯定不大。

火光下视线最容易被吸引到她脖颈的地方,哪有一条银色项链带着水滴一样的珠子,跟她样子挺相配。

只是肖恩现在可没有功夫欣赏美女,对方使用了某种魔法把自己捆住,还挣都无法挣脱。

“怎么样?小男爵。还喜欢偷袭人么!”女孩就坐在肖恩对面,时不时还摆弄着自己的头发很玩味的笑着说。

看着她头顶出现的数值样子。

0/0的血量条,还包括了4000/4000的魔法值。

中立并且还带着嘲笑!的状态

虽然样子变化了很多,但是从看到血量和魔法值上就能看出来是谁,自己的小镇上估计就只有这么一位魔法师吧。

这么高的血量远远高于泰勒米安地区太多,也强于自己身边的骑士。

“我只是没想到我这个小地方还能够吸引像你这种的女士过来,确实很意外……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这样的魅力能够让以为漂亮的女巫小姐也要偷袭我。”肖恩故意说一些话来激怒对方,因为对方不显示出心理状态的话自己很难把握说话的节奏,尤其是不知道她的想法。

果然,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对方头顶旁边出现了生气!的状态。

“看来你是嫌活得不耐烦了,正好!所有对我出言不逊的男人都死了,你也跟着他们一起上路吧。”

除了手上那根稍微长的木杖之外女孩又从腰包里掏出另外一根不足手臂长短的魔法杖指着自己,在烛光下那双迷人的眼睛轻轻垂下来,眼看着她真的要开始读条了,肖恩急忙接着说。

“是么,你可想好了。刺杀帝国贵族可是死罪,你将要面对整个帝国的通缉,此后你将在这个国家寸步难行。”肖恩说道。

这是白天才从卢克那里学来的技能。

依靠组织的力量!

对方虽然血量比自己这边强很多,但还没有到达抢强大到能够与整个国家抗衡的地步,甚至于只要自己的士兵能够视死如归一些应该也能够给对方多少造成一点伤害吧。

0血量,自己的火枪能够打掉几百点,丹提也能够干掉一些,然后再加上其他那些士兵们……尽管都是理论上,还不考虑对方出手的情况,但至少说自己有办法。更别提整个国家了。

而且……

最关键的一点是好感度。

中立!

肖恩一直没有搞明白这个所谓好感度应该怎么搞,而且除了代表对自己的态度之外还有什么作用,目前来说只有自己的镇民对自己是友善,卢克

和丹提是尊敬,外来人开始的时候甚至是中立后来才是友好。

眼前这个女巫虽然开始是冷淡但现在也变成了中立,这么说她应该不会真的动手吧,肖恩其实也在猜。

而且在以身试法测试自己的视界怎么使用……

“你这是在挑衅我?”

微微扬起下巴看着肖恩,手上的魔杖却抵到了自己身上,就跟刀架在脖子上一样,稍微用力感觉魔杖都要穿透了胸口,可是头顶上的友好度其实没有变化,而且除了一点生气!状态外并没有其他。

还行。

稳得住!

大概坟头蹦迪就是这种刺激感了吧,刀口都在脖子上了心里还默念着莫慌,问题不大。

“我哪敢挑衅您呀,而且能够死在您这么美丽的小姐手上我可是莫大荣幸。”特么,说出这句话肖恩都觉得想吐,但又要稳定一下她的情绪。

“呵~油嘴滑舌。”对方终于收回了手中的魔杖。

这么说来她应该不敢真正动手吧,肖恩心想。

“我可是说的实话……而且像您这样的女巫怎么晚来找我,相比是白天还有事情没说清楚吧。”觉得差不多了肖恩总算点破了对方的身份。

顿时女孩身上那股好奇!和觉得有趣!的状态又回来了。

“你知道是我?”

“刚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肖恩说道。

“骗人,你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吧……你果然跟其他人不一样,跟其他贵族也不一样。”女孩突然说道。

她突然站起来拿起放在桌上的高脚巫师帽戴在头上,那只黑色的渡鸦再次停靠在她肩膀上,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我有事情想要跟你商量,维格尔男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