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辰走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

刚出镇上,天色已经漆黑一片。

这世道,也没有个路灯啥的。

周围黑漆漆的,啥也看不清。

南辰只能放慢速度,借着月光,一点点往前骑。

刚进郊外的林子,南辰就感觉凉飕飕的。

偶尔传来一阵阵鸟雀惊叫,只感觉瘆得慌。

若是原来的那个世界,到没什么。

可这个世界,满地的妖魔鬼怪。

说不准走夜路,就能碰上什么。

南辰心里虽有些恐慌,但还是硬着头皮,不断往前骑行。

大约快到义庄的时候,南辰只感觉一阵阴风袭来。

清纯美女暖冬的温度写真

紧接着,便感觉后背冰凉无比。

就好似后背,放了一台制冷空调。

而且,自行车也好似重了几分,没刚才骑着省力。

仿佛,身后坐了一个人。

一想到这里,南辰浑身都不自在。

脑袋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一眼。

在发现什么也没有,也没感受到阴煞之气后。

这才松了口气儿,然后继续往前骑行。

如果,南辰此时开了天眼。

那就是另一般场景了。

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行车后座之上。

此时正坐着一名,身红衣锦服的女鬼。

这女鬼不是别人。

正是南辰昨天迫不得已,才给其上了香女鬼董小玉。

她真的出现了,不过这一次不在缠着秋生,而是缠上了南辰。

她安逸的坐在南辰身后,脑袋都靠在了南辰的背上。

如此,南辰自然感觉到冷。

不过董小玉并非厉鬼也没有现身,加上南辰并没开天眼。

所以,看不见她罢了。

而且,南辰心中都想着任老太爷的事儿。

早把女鬼董小玉,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此时卯足了劲儿往前骑车,终于在晚上八点左右,赶到了义庄。

南辰刚到,都顾不上停自行车。

直接就跳了下去,提着引火油,急匆匆的往义庄内跑去。

而坐在后座上的董小玉,正陶醉的靠在南辰后背。

结果在南辰下车之后,她连同自行车,一并摔倒在了地上。

看着急匆匆离开的南辰。

董小玉还撅了撅嘴,带着一丝抱怨道:

“真是个急性子……”

南辰进入义庄后,直奔停尸房。

停尸房是单独的,砖混结构。

中间,便停放着任老太爷的棺椁。

只是此时靠近,能明显的感觉到阴煞之气。

而且很浓郁,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甚至隐约中,南辰已经听到了棺材里,传出的“呼呼”喘气声。

那是僵尸喘。

每一次,都好似最后一次呼吸。

无比的压抑和沉闷。

南辰站在棺前,眉头紧锁。

这里面躺着的,就是剧情**oss。

了解了他,这一场危机便能轻松度过。

想到此处,南辰抽了一口凉气道:

“看来这老棒槌,真要出棺了。

不过,你没机会了。”

说完,便开始将油桶的塞子,拔了出来。

同时,走到了任老太爷的棺材前:

“尘归尘,土归土。

任老太爷,得罪了……”

说完,就往棺材里灌油。

可油刚滴落在棺材上。

棺材内,便传出“吱吱吱”的刺耳之声。

就好似里面有人,在用指甲,拼命的挠棺材板。

而且,整副棺材。

也都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晃动。

那密闭的棺材盖,更是突然被顶起。

旁边,出现了一条缝。

一只皮肤死灰,指甲修长,干瘪老手。

缓缓的,从棺材盖缝隙里,伸了出来。

见到这里,南辰心里“咯噔”一声。

只感觉后背一阵寒气,直袭头顶。

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两步。

“僵、僵尸手……”

不过那手刚伸出来,就触碰到了旁边的墨线。

随之发出“滋滋”的灼烫声。

那干瘪的僵尸手,又猛的缩了回去。

随即,整副棺材,晃动得等更加厉害。

好似里面的东西,就要破棺而出。

看电影的时候,便心惊胆战。

如今亲至面对,更是心生惶恐。

南辰只感觉,心都凉了半截。

可事已至此,他没有退路可言。

猛的一咬牙,整个人都骑在了棺材板上。

一手拧着油桶,便将引火油,往棺材缝隙里灌。

现在,只有将其烧死。

才能提前扼制,任老太爷这老僵尸出棺。

只有这样,才能提前扼杀剩下的危险剧情。

引火油“哗啦啦”的往下流。

顺着棺材板的缝隙,不断滴落到棺材内僵尸的身体上。

或许内部僵尸,也感觉到了危险。

挣扎得更加剧烈,棺材晃动等更加厉害了。

好几次,棺材盖都被顶起。

可因为整副棺材,都被弹上了墨线的缘故。

这僵尸想出棺,并不那么容易。

好几次想震破棺材,结果都失败了。

只是棺材内,僵尸正在不断拍打棺材板。

发出了更大声的“咚咚咚”闷响。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阵阵低吼:

“呜、呜……”

很粗。

很低沉。

很快的,一桶引火油,大都灌入了棺材内。

整副棺材,也都被油侵染。

南辰跳下棺材。

将手里的油桶给扔了。

并拿出火折子,对着棺材狠狠的开口道:

“老棒槌,你就安息吧!”

说完,对着火折子吹了口气。

明火瞬间出现,南辰也不犹豫。

拿着火折子,就对着棺材扔了过去。

因为棺材上都是引火油,很容易就被点燃了。

转眼间,整副棺材,包括棺材内,瞬间被火焰包裹。

棺材内,更是传来阵阵僵尸的咆哮:

“嗷,嗷……”

看着升腾而起的火焰,听着僵尸的咆哮,以及那炙热的温度。

南辰竟有一种,轻松感。

一想到这个剧情。

就要因为自己,从而被终结时。

南辰便感觉到无比的高兴。

嘴角,更是浮现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可是,就在南辰自认为,掌控局。

就要提前扼杀,任老太爷这僵尸**oss,并终止接下来的举起时。

只感觉一道无比强烈的寒气袭来。

紧接着,棺材内突然传出一声,特别粗重的低吼:

“嗷!”

紧接着,一阵尸煞之气。

瞬间从棺材内激荡而出。

南辰只感觉一阵尸臭扑鼻,煞气扑面。

下意识的捂住口鼻,用手遮挡。

结果,有听到“哐当”一声炸响。

就算,都被弹上了墨线的实木棺材。

竟这一刻,被僵尸的煞气,崩得四分五裂。

而棺材上升腾起的火焰。

更是被棺材内爆发出的阴寒尸煞之气,瞬间震灭。

而躺在棺材内的任老太爷。

“啪”的一声跳了出来。

这会儿,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他的衣服,被烧得有些破烂。

脸,也被烧烂了一些。

血肉模糊,有些瘆人。

一双血红的眼珠子,死死的瞪着南辰。

并发出“呜呜呜”的低吼。

那表情,显得无比狰狞和愤怒。

恨不得,一口撕碎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