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锤世界里的狼人残忍而嗜血,狂暴丑陋的外表下是永远无法平息的愤怒与对鲜血的渴望。

罗德知道,对于这种生物而言,黑暗才是他们的归宿,黑暗才是他们的主战场。

他们通常会在夜里发动突袭,邪月来临时,往往第一波攻势就是由狼人发起的,他们会在夜里对人类聚集地发起攻击。被撕咬过的人不用太长时间也会变成和他们一样。邪月不是只有一个夜晚,而是一段时期,也就是天空中的月亮变圆变绿,这个时间大概持续三到七天,有时会持续半个月。通常来说,在狼人发起进攻之后,便是森林里的各种异兽和野兽人发起进攻的时候。狼人和异兽对于城堡内的守军和领主来说并不是太大的威胁,毕竟,他们不会使用攻城武器。然而,野兽人就不同了,他们和人类一样,属于智慧生物,会使用工具……所以,罗德更关心的其实是野兽人的动向,当然,狼人也不可小视。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狼人和经典网游里《魔兽世界》里的狼人一样,由正常人类变化而来。然而,不同的地方也很多,比如他们一旦变成狼人,便无法再变回人类。混沌之力对它们的腐蚀是不可逆转的,邪恶血液在他们体内流淌,让他们变得越来越嗜血,越来越狂暴,直到最后将他们逼疯。

罗德谨慎的接近着这头捕获的狼人。他有把握从这头野兽身上了解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穿越并不是毫无改变的,在成为罗德领主之前,他便获得了熊神厄孙的祝福。身体拥有超强的蛮力和恢复力。并且可以感知动物的思想和思维,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跟他们对话。自己之所以没有将这个事情告诉别人,是担心冰雪女王的惩罚和屠杀。要知道,熊神是基斯里夫人民的保护神,获得熊神祝福的人无疑就是神的代言人,将会获得民众狂热的崇拜。这是王国的统治者所无法容忍的。女王也崇拜神之子?搞笑……这是真实世界,权力的斗争无处不在,一切威胁到统治者的人都要遭到屠戮。或许有一天自己可以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但绝不是现在。现在,自己还要老老实实的当着这个黑锤堡领主。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罗德一步步的走近了狼人。

“天啊,他在做什么?!”

领主的举动引来了民众的尖叫,同样担心的还有游侠劳伦斯和骑兵沃特。

几名卫兵快步上前,在罗德接近牢笼之前,挡在了他的面前。

“大人,他还没死,还很危险。”

卫兵认真的说到。可以看到他眼睛里流露出的不安和恐惧。这条狼人他们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抓到,为了抓他,差点有人被抓伤感染。

然而罗德心里有数,他感激卫兵的关心,而后命令他让开。熊老大自有把握。哪怕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罗德也可以一把勒死这条狼人。何况他现在穿着皮甲,袖里藏着匕首,外面还披着巨大的熊皮披风,一头狼人,根本无法奈他怎样。

清丽冷艳美女街头跟拍美照

“领主大人,小心……”

沃特在身后,关心的说到。

罗德只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众人安静,便径直走到狼人面前。

关押狼人的牢笼用坚固的铁栏铸成,这是黑锤堡最好的牢笼,一般来说,边境之地物资匮乏,关押罪犯什么的一般只用木制的牢笼就可以了。除非遇到凶猛的野兽,才会动用铁笼。而狼人显然属于后者。在黑森林里流传着一个可怕的传说,传说发疯的狼人会撕下猎人的皮,作为自己的皮甲披在身上,因为,森林狼人也被称为剥皮狼。在猎人们看来,这种生物除了外表和人类有几分相似,其他的毫无人性可言。

罗德走近牢笼,他魁梧的身材和这头血狼比起来毫不逊色。面前的狼人嗜血,狂野。他弓起身子,野狼般的脑袋奋力从铁栏间的缝隙挤出,露出那锋利的獠牙,对着罗德一阵狂吠。

罗德注意到他的皮肤还是相对完整的,没有像传说中的混沌狼人那样,外皮覆盖着一层恶心的混沌腐液。然而,突变带来的痕迹还是十分明显,那些骨屑、肉沫和软骨以极其丑陋的姿态覆盖在它为人时穿着的衣物上。显然,他曾经也是一个正常的人类,或许是农夫,或许是猎人,只是无论之前是谁,现在都不重要了。在罗德面前,他已经无法再念出一个人类的单词。

在狼人疯狂的叫吼声中,罗德慢慢的蹲了下来。他凝视着这头野兽的眼睛,强迫他也看着自己。

这是一种最本源的交流。既然对方无法使用语言的话。

熊神的祝福让罗德可以懂得动物的情感,狼人处于人类和野兽之间,许多情绪还是共通的。冥冥之中,这头嗜血的狼人在这个人类首领面前感到了难得的平静。

“来吧,朋友,告诉我,是什么使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罗德通过心灵之语与狼人交流着。而在外人看来,今天,他们领主的表现则有些神经质。他们看不懂罗德在做什么。单从外表上看,一人一狼,隔着铁栏蹲着互相凝视。奇怪的是,原本嗜血狂躁的狼人,在他们的领主面前,竟然渐渐安静了下来。

尽管它的爪子还没有收回自己的肉垫里,但是眼睛里的血色已经渐渐淡了下来。

“放松,放松……我知道你很孤独,你不想变成今天这样。是混沌,是那些变态的黑魔法,将你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相信我,现在没有人会再伤害你。”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一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多少和你一样的狼人,正在前往这里的路上?”

“放松,放松。你知道你曾经为人,而且还残留着人类的理性。不要被内心的嗜血**所吞噬,来吧,告诉我,或许我可以帮助你。帮助你摆脱混沌力量的控制。”

静寂无声的广场,罗德就像训狼人一般,耐心的与这头受伤的狼人交流着。人们紧张的观望着,眼里除了好奇,还有期待。什么时候他们的领主竟然学会了驯服野兽……

几名卫兵则紧张的握着长矛大盾,站在罗德身后守护戒备着。

“卫兵,解锁铁牢。”

正当众人观望的时候,罗德下达了更加令人惊讶的命令。他下令卫兵将关押狼人的铁笼打开。这下,人群的情绪不再是好奇那么简单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惧。

尽管塔楼上有弓箭手戒备,领主罗德身边又围满了卫兵。但是狼人的力量和那可怕的感染能力还是令围观的群众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就在罗德下令解锁牢笼的一瞬间,许多平民便撒腿跑开了。一头狼人或许并不是那么可怕,但是万一被他咬过的人纷纷复活,转化为新的狼人,那么,后果就难以想象了。

但是,城堡的大门被锁住,人群没有地方可以去。

“大家不要慌张,相信我,他并不可怕。我们可以对付他。”

罗德转身对民众说到。

同时,卫兵战战兢兢的打开了牢笼。这一刻,围在罗德身边的一圈卫兵纷纷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游侠劳伦斯更是将手伸进了箭囊。他随时准备着,一旦狼人扑咬他的领主,他的箭矢将射穿狼人的喉咙。

“不要这样对他。我可以控制住局面。现在,收起你们的武器。”

狼人被放了出来,罗德则下令身后的卫兵收起自己的武器。他必须让狼人感受到安,而不是这无数双充满敌意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