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钱头看着四海和姜楠说:“这样一来,丁昆就要跟着少爷一起打后寨,前中寨只有四海和姜楠收尾,你们两人能不让那大当家跑了吗?”

四海眼睛一亮,自信地对老钱头说:“你们突进后寨,最多也就十几个人,其他人交给我,要是还能把贼首放跑了,那这几十年的仗我是白打了。”

“小四你可别大意了,少爷第一次带人出战,你要是丢了人,就从哪来回哪去。”管家冷不丁地刺了四海一句。

“昆哥,您别这样,要不我立下军令状。”四海有些挂不住面子了。

“好吧就这样,我们安排……”老钱头把计划说了一遍,大家都觉得可行。

只有丁馗在心里喊:“喂,喂,喂,你们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

不过在场的高手们都同意了,丁馗这傀儡主帅只能按计划下达命令。

第二天一早,老钱头就带着弓箭手离开营地,作为斥候部队先行出发,剩下的大部队直到吃完午饭才整装出发。

原本计划天黑前赶到浮牛山前寨,可是刚走了一半的路程,就碰上率先出发的老钱头。

老钱头带回来的消息有些出乎大家意料,靠近浮牛山前寨的地方设置了许多高级的机关陷阱,说明山寨中至少有一名实力接近老钱头的弓箭手。

带队的几名五级高手短暂商议后,这支准备攻山的部队退回了山坳。

“我查看了那些机关陷阱,应该都是出自一人之手,而且此人达到了落日箭手的水准。按江进财所说,山寨里的那些猎户顶多就是见习箭手的水平,看来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老钱头脸色凝重地说。

纷纷蛋糕裙少女私房照

“江进财,你们大当家还能找来其他帮手吗?”管家盯着江进财问。

“小人不知啊,我到浮牛山这些年还没听说过大当家有什么道上的朋友,仇人倒是有不少。”

“老钱头,这种级别的弓箭手秒杀四级以下的战力者不成问题吧?”四海紧皱双眉。

“除了我、你、丁昆、姜楠四人,其他人被他锁定都很难逃脱,我们也只能护住身边的人。不过只要他冒头,我或许可以缠着他,要我压制他,就无法给你们提供支援。”

“看来浮牛山有了准备,我们弄清楚情况前不能轻易动手。”管家此时还是盯着江进财。

管家是江进财最害怕的人,随便几根金针就能封住他的斗气,还时不时喂他喝一些不知名的草药,并警告他要是对丁馗不敬,就死无葬身之地。

江进财心里其实挺冤的,能抱上护国侯世子的大腿,赶他都不走,谁要是对丁馗不敬,估计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他。现在他的想法只是立些功劳,回去不用再干奴仆干的粗活了。

得到了管家的暗示,江进财赶紧献媚地说:“诸位大人莫要心急,要不让小人去山寨里打听一下,想办法把情况传出来。我在浮牛山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要编个好的借口,大当家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

“也好,你回去打听一下,最近山寨里来了什么高手,有多少人,各寨的防御有没有变化?”四海也不希望攻打山寨时自己人有过多的死伤。

对此大家都无异议,由管家、老钱头教江进财如何编造借口,如何传递消息,四海和姜楠带人制造攻山的简单器械。

次日凌晨,江进财打扮得衣着褴褛、蓬头垢面,悄悄地溜出了营地,独自一人前往山寨。

浮牛山植被茂盛,山势险峻,高大的树林接连一片,即使在峭壁之上也长满了不知名的草药,在山脉的深处相传还有十分凶猛的魔兽。

浮牛寨在山脉的外围,控制附近区域近二十年,飞鸟走兽几近绝迹,最多的活物除了满山遍野的各种虫子,就是山涧里的鲜鱼。

还没到达山寨,江进财就被巡山的喽啰发现,浮牛山二当家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众喽啰一起护送江进财回到前寨。

来到前寨大门前,三当家四当家已经早早在那等着了。

“二哥,都半年没见你了,到哪去了?怎么弄成这般模样?”四当家并不知道江进财这次出山的任务。

“二哥,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你一直没消息传回来,老大很不高兴。”三当家心中暗暗庆幸,原本这次任务是让他带队下山的。

“哎,都别提了,有吃的吗,我可算是饿坏了。”江进财现在的模样可是一点没装,他真是满肚子的委屈。

“来啊,赶快准备酒菜,二哥您先去清洗一下吧,兄弟我这就准备酒宴给您接风。”三当家一边安排人准备酒菜,一边引江进财走进山寨。

清洗完毕的江进财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来到了前寨的大厅,三当家和四当家已经准备好一桌酒菜等着他。

“老四你今天怎么也在前寨啊,还是说你知道我今天回来,特地来迎接的。”江进财一点不客气走到主位径直坐下,看着陪在末席的四当家奇怪地问。

“这事,哎,我来前寨都快一个月了。”四当家给江进财敬了一杯酒又继续说,“还不是那两个煞星。”

“哦?那两个煞星?”江进财心里一动,两耳竖了起来。

“二哥您是不知道啊,一个月前来了两个煞星,跟大当家说我们山寨有覆灭之危,让我们加强戒备。有几个老兄弟不以为意,顶撞了他们,都让他俩给出手杀了。”三当家在一旁给江进财解释。

“什么,他们敢在我们山寨杀人,大当家不管吗?”江进财一拍桌子,有些忿忿不平的样子。

三当家见江进财如此,赶紧在他耳边小声地说:“嘘,小声些,那两个可是高手啊,我看跟大当家也相去不远。而且老大对他们的话也深信不疑,把老四派来前寨,就是加强前寨的防备的。”

“哦,那这两个煞星现在何处?”江进财继续追问。

“那两个煞星平常也不跟兄弟们来往,就躲在后寨中不出来,老大也时不时过去跟他们密谈。”四当家看了看四周,也降低了声音跟江进财说。

“对了,二哥啊,我听老大说,这次你撞上铁板了,有可能连你都折进去了。”三当家话题一转,问起了江进财。

“哎,可不是嘛,点子早有准备,也就我见机得早,能逃了出来,其他几人都捞不着了。”说完江进财自闷了一杯酒。

“二哥,你这是……”四当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老四啊,这事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总之这次我栽了个大跟头。”

“是啊,老四你也别问那么多了,我们山寨这次的危机就跟这事有关,老大那心情正不爽呢,谁提起谁倒霉。”三当家一脸戚戚然,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这三兄弟正聊着,一个山寨的小头目跑进了大厅,这个小头目是大当家身边的人。

“几位当家的,大当家要见二当家,特命小的过来传话。”

江进财和三当家、四当家对了一眼,随即站了起来,一抱拳说:“我这就过去给老大做个交代,要是这次连累了山寨,哥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我手下那些个弟兄们要托两位贤弟多多照顾了。”

“二哥别说这见外的话,要是老大真怪罪下来,我和老四(三哥)一定帮您说说好话,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事咱一起抗。”两位当家的也站起来抱拳行礼,很大方地开出了空头支票,至于心里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太阳一早就摔到了大山的背面,浮牛山中寨是群山包围的一个大山谷,其中最大的一个山洞被建成了一个议事厅,江进财被直接带到了议事大厅,大当家和军师一起在那等他。

议事厅的四周都点起了火把,大厅内很安静,只是时不时传来烧爆树脂的噼啪声,跳动的火焰无风自舞,照在阴晴不定的大当家脸上,让人更无法捉摸他在想什么。

“说吧,老二,这么长的时间你去哪了,怎么就你一个回来了?”大当家看似平静的问道。

“大当家的,我觉得这件事情有问题!

当初我们得到的消息是点子身边没有战力者做护卫,然而事情却完不一样,我们到达目的地之后,人家早有准备,就像装好口袋等我们上门一样。

我们刚摸到点子住的院子,赵氏兄弟就落入陷阱,被一名听风箭手射杀,我都根本来不及反应。随后又跳出来四五个冲锋武士,盯住领主府的高来喜也发出了信号,见机不对,我立马让剩下的兄弟分头撤退。

为了避免被别人看来我们的来路,我一直朝东南方向逃跑,那名听风箭手果然带着几个人,朝我跑的方向追踪下来。跑了一个月都没能摆脱他们,最后跑到平漳河,我把武器装备都扔得乱七八糟,然后潜入水中游出几里地,才摆脱了他们。

当时我顺着平漳河一直跑到了阳元州,在一个村子附近藏了几天,确认没人追上来,才敢往回赶。之前带的通关文书被水弄成糊了,走不了大路,就这么一路躲躲藏藏的跑了回来。”江进财按老钱头的教导,自己也添油加醋的扯了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