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下。

部落隐蔽处。

叶羲指挥着仓盘端起一盆经过一晚上溶解沉淀的盐土水,慢慢倒向铺着厚厚干草的灶台。

仓盘额头隐隐沁出汗水,举着个石盆像举着头恐龙,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力道。

叶羲看那水流就仿佛挤不出来水来的水龙头,一细丝一细丝地往下倒,忍不住出声道:“太慢了。”

仓盘整个人一抖,倒水的角度骤然加大,哗地一大坨水就倒了进去。

叶羲额角一跳:“太多了!”

仓盘涨红了脸,连忙收手,又一细丝一细丝地往下倒水。

叶羲捂了捂额。

在一旁看着的契嘲笑道:“瞧你这幅害怕样,连倒个水都倒不好。”

仓盘恼了:“那你来。”

契一滞,不说话了。

田园风的清纯美女桃树林的唯美写真

叶羲当机立断:“契,你来替仓盘。”这么一丝丝的得弄到什么时候。

叶羲发话了,契只好接过石盆,断言道:“我肯定做的比仓盘好。”

听他这么说,叶羲就放心了,想来毕竟不是谁都像仓盘这样,倒个水跟倒金子似的。

于是让叶羲放心的契开始工作。

契举起了石盆,契渐渐让石盆倾斜,接着契的面庞开始迅速涨的通红!

然后在叶羲呆滞的目光中,水开始一丝丝,一丝丝地往下淌。

“……”

契在仓盘嘲笑的眼神中,脸越来越红,额头也开始冒汗。不行啊,一想到现在的动作关系到能不能提出盐,就完全不敢用力倒啊。他终于体会到了刚才仓盘的滋味。

叶羲深深地吸了口气:“你放下吧,我来。”

契垂头丧气地放下石盆。

他们两个是叶羲指名叫来帮忙的,知道自己的任务后两人兴奋的不得了,却没想到自己竟这么没用,还搞得叶羲要亲自动手。

叶羲经过异花的改造,力气变大,举着这么大的石盆也完全不是问题。

混着泥沙的水不紧不慢地往下倒,经过灶台上厚厚的干草过滤,淅淅沥沥地漏到了底下盛着的石盆中。

石盆中的水经过一次过滤,呈灰黄色,中间还夹杂着许多未过滤掉的泥沙,但跟未过滤前的泥水比,已经干净多了。

渐渐地,干草上的泥沙越来越多。

叶羲:“仓盘,换一层草。”

“哦。”仓盘连忙应道,然后动作迅速地把那层草连着脏污远远扔掉,换上了干净的草。

契看仓盘没铺匀,连忙在一旁又整理了一下。

看他们倒水不行,铺草倒铺的不错,叶羲赞许地对他们点了点头:“不错。”

仓盘和契嘿嘿地摸头笑了一下,被夸奖的很开心。

渐渐地石盆里的水倒完,叶羲把过滤过一遍的水,又按照刚才的方法,慢慢倒着过滤一遍。

最后经过反复五次过滤的水,变得没有一颗沙子,金黄澄澈,透亮透亮的,这就是卤水了。

“哇,最后竟然变成这个颜色。”契蹲在地上,感叹地看着石盆。

说着伸出一根食指,想在指头沾一点尝尝味,被仓盘一巴掌拍开,斥道:“别摸,你手没洗过,这么脏也敢碰?”

契讪讪地收回了手。

叶羲看了看天色,宣布道:“好了,先把它放一晚上,明天我们再继续。”

仓盘:“还放一晚上啊,可是这水里没有沙子了啊?”他原本还觉得用土块提炼出盐不靠谱,可是看到如今出来的黄澄澄的水,他心里不禁浮现出提炼出盐的希望。

叶羲:“还有一层看不见的杂质,需要沉淀一下,别心急。”

第二天一大早。

叶羲醒来睁开眼睛吓了一大跳,两张映着昏黄火光,阴森森的大脸正杵在他鼻尖。

受惊之下叶羲条件反射对准一张脸就是狠狠一拳,然后一个翻滚迅速避到一边。

“唔。”被揍到的人闷闷地叫了一声。

拉开距离,看清楚这两人是谁之后,叶羲没好气的大声斥道:“仓盘,契,你们在干什么!”

这两人竟然举着火把,偷偷摸摸到他洞穴里盯着他!

仓盘揉着鼻头,叶羲那一拳正中他鼻子,虽然叶羲还不是战士,但鼻子上挨这么一下还是有点痛的。

契看叶羲似乎被他们吓到,有些心虚气短,嘿嘿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我们这不是心急炼盐吗,我们看这天色也不早了,觉得你也差不多该醒了,就来找你。”

叶羲面色古怪地重复了一遍:“天色不早了?”然后默默地盯着他们手中举着的火把不说话。

契急忙道:“叶羲,你这洞穴也太暗了,不信你去洞外看看,天都已经亮了。”

仓盘在一旁点头附和。

叶羲忽然笑了一下,万分温柔地对他们道:“就算天已经中午了,你们以后再这样到我洞穴吓我,信不信我让你们后悔。”

任谁刚睡醒,两张被火光映的鬼气森森的脸就凑在眼前,也忍不住生气。

仓盘和契脖子凉了一下。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叶羲发怒,心虚不已,忙满口答应再也不这样了。

叶羲瞥了他俩一眼,往外走去。

山洞外,天还只有微亮,空气中翻滚着薄雾,丛林中鸟鸣声此起彼伏,平常在空地上捕食虫子的小翼龙现在一只都见不到。

地平线上太阳还未升起,温度怡人,空气清新。

叶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着小心瞅他脸色的两人道:“走吧。”

现在只差最后一道步骤了。

经过一晚上沉淀,卤水再次分层,叶羲亲自动手,把上层卤水倒进准备好的石锅里。

契和仓盘架好柴,点火。

叶羲注意到,他们抱来的柴,是红松木,这种木头做柴烤出来的烤肉会沁着一股松香,但它离部落远,产量少,部落里偶尔才奢侈一把用这木头来烤肉,平常都是舍不得的。

火渐渐旺盛,照得仓盘和契的脸火光满面。

他们专注地盯着柴火,不时再加些干草,让火更加大些。

叶羲这才发现,他们的眼睛泛着血丝。

“你们一夜没睡?”

仓盘和契一怔。

仓盘苦笑着道:“睡不着啊。”

叶羲正要说什么,突然察觉背后的丛林中似乎有窸窸窣窣的动静传来,十分轻微,要不是叶羲经过异花改造,也捕捉不到。

叶羲回头。

后方的丛林一片平静。

叶羲盯着丛林半响,无奈地叹息一声:“出来吧,躲着干什么。”

过了一会儿,丛林发出一阵诡异的响动,然后在仓盘和契见鬼了的眼神中,从里面钻出四个人来。

竟然是酋长,勇,骆,和一名胸口有着两道火焰纹印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