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4年5月13日

“我说你怎么了?昨晚你不是回去了吗?”

早晨7点21分

两名公司的职员坐在一家面馆里,其中一个男人脸颊拧作一团,只手按着后脑勺。

“不知道,我不记得了。”

说话的男人按着发疼的后脑勺,对面的那人贼笑着说道。

“是不是去那种地方了,被小姐姐给你灌了迷魂药,哈哈哈,你老婆要是知道的话……..”

“别闹了,我昨晚真的是回家了,我醒来的时候是被老婆叫醒的,就是头有点疼,肯定昨晚我们去的那家店的酒有问题。”

两个男人说着,此时街道上出现了一批举着旗帜,正在游行示威的人,他们已经走上了街道,开始边走边喊了起来,四周围的街道上有不少5科的人在缓慢的跟进着。

现在城内正在轰轰烈烈的进行着一场反对资本剥削的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从今年初出现了大问题后,一些商人们涉嫌操纵变异人擂台赛,影视区的商人们涉及到了大量的创造虚假数据收视,以及各方面的黑色交易,包括药物泛滥,践踏人权等等一系列问题。

城内原本好不容易恢复起来的经济,又开始随着一些公司出现问题而开始动摇了起来,最为明显的便是各行各业的人收入都有所下降了。

一些行业里的基础工作者们,工资都已经减少了不少,而工作量还是和过去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一些行业的工作量反而增加了,这让大部分人都难以忍受。

阿蒙的天空

这样在街头的游行示威经常可以看得到,很多人都会参与进来,一些不上班的人都会参与这样的游行示威,但好在这样的游行示威并没有引发太大的问题。

区权所一开始经常会阻止这样的行为,但现在区权所已经不再管理这些事了,很多人甚至懒得关注这些游行示威,因为不管这些人聚集起来怎么做,工资还是不可能涨起来的。

大部分游行示威者开始把矛头指向了安格斯家族,现如今安格斯建设还是只雇佣变异人,甚至是底层被安格斯建设购买过来的工厂也是只雇佣变异人,而不雇佣普通人。

不单单是普通人,连变异人也颇有微词,因为安格斯家族给与变异人的工作和普通人没太大的差别,只是高了一点点。

“你们想要干什么!”

清晨7点49分

巴莱卡拎着一兜垃圾,刚刚离开公寓下楼,走到了指定的垃圾处理点,因为上层的大部分区域还未完成地下设施的建设,垃圾还是只能够由一些垃圾处理公司清理。

身后十多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和女人,在巴莱卡刚进入巷子就跟了上来。

“我们走我们的关你什么事?”

一个抽着烟的女人说着,几个人笑着走了过来,巴莱卡扔掉了手里的垃圾后,依然盯着这几个人,然而下一秒,突然间有人拉住了巴莱卡的手臂,随后一个人用一个破包套住了巴莱卡的脑袋,她的嘴巴也被捂住了,十多人对着巴莱卡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直到几分钟后,十多人才嬉笑着落荒而逃,巴莱卡静静的躺在地上,鼻子嘴巴里都是咸咸的,她一点点的爬了起来,此时街边上几个巡逻的5科科员们闻讯赶到,很快巴莱卡就被两名女性科员架了起来,紧急的送往医院。

车子的速度很快,不到几分钟巴莱卡就已经被送到了医院里,只不过此时巴莱卡隐约能够感觉得到四周围的一些异样的视线,5科的人已经开始在调查了。

这已经是巴莱卡第5次遭遇到了别人的袭击,也是最严重的一次,在简单的诊断后,巴莱卡的鼻子骨折,全身不同程度的挫伤,她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回顾着这几个月在影视区里遭受到的一切,巴莱卡感觉到很难受,她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因为塔马伊年初所做的事,已经触动到了影视区里所有人的利益,打破了原本平静的影视区。

很多生活在影视区的人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有的甚至一夜间从一线演员的位置跌落下来,但大部分人即使出现了问题也依然没有离开影视区,依然生活在影视区里。

巴莱卡不知道这地方有什么好,一个个人看起来外表光鲜亮丽,实际上内里却肮脏龌龊不堪,而塔马伊最近也经常遭受到上头理事官的责难,工作十分的不顺利,巴拉卡这几个月已经和塔马伊发生过了无数次的争吵了。

很多时候巴莱卡都只是忍让,因为知道塔马伊工作上太多烦心事了,但每次塔马伊有什么不顺利,总是会借故发脾气,这是巴莱卡最难以忍受的。

许多事情巴莱卡都没有和塔马伊说,最近影视区里最为盛传的便是巴莱卡自己的过去,已经被疯传了很久,影视区里所有的人,甚至外面区域里的人都知道巴莱卡不堪的过去,不少人甚至拿此来讽刺塔马伊。

巴莱卡已经受不了了,她很想要离开这个区域,但塔马伊一直发对,现在巴莱卡受够了,她从未像现在这般痛苦过,卷入到了权利的争斗里,是那么痛苦和无奈的事,这是巴莱卡从未想过的。

此时医务室外一阵脚步声响起,巴莱卡刚看过去,就看到塔马伊一脸怒火的冲了进来。

“谁干的?”

巴莱卡摇了摇头,一瞬间塔马伊便冲着身后的几名小队长吼了起来。

“半小时,我给你们半小时,抓不到人的话,你们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一时间身后的几名小队长转身急忙的跑了起来,塔马伊来到了巴莱卡的身边。

“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自己小心点,让你搬到宿舍这边来和我住,你就是不听话,为什么受伤了才…….”

塔马伊激动的情绪平静了下来,他看着巴莱卡眼中流出的泪水,坐在了一旁。

“抱歉了,真的很抱歉。”

塔马伊懊恼的拉着巴莱卡的手,她摇了摇头,而后侧过头去,有些不想理睬塔马伊,塔马伊只能够站起身来,走到了窗户处,烦躁不安的掏出了烟来,点燃后吸了一大口,他愤怒不已的一拳击打在了侧面的窗户处。

窗户直接凹下去了一块,伴随着玻璃的碎裂声响起,塔马伊颤抖着捏紧了烟头,这几个月来总是有人故意来找茬,塔马伊已经因为工作上的问题,被责难了好多次,多次违反行事科处罚条例,这些事塔马伊都没有和阿尔法说过,因为他知道,如果说了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现在塔马伊只能够维持住16区的稳定已经筋疲力竭了,和其他几个科的关系也非常的糟糕。

工作和生活都开始变得一团糟了,连和女友的关系也是,原本打算今年结婚的,但这几个月来塔马伊经常和巴莱卡争吵,没日没夜的争吵,某些时候塔马伊喝醉了,甚至会动手。

而今天的事情,塔马伊再也忍耐不下去了,之前袭击巴莱卡的人,都被抓到后送到了农业基地劳作,但没想到今天又发生了。

“我们……..回去好吗!”

巴莱卡直起了身子来,还沾着鲜血的干裂嘴唇上,泪珠不断的滚落下来,塔马伊还在静静的等待着。

“能回去哪里?”

塔马伊反问了一句。

滴滴滴

电话响了起来。

“把人全部带过来。”

巴莱卡瞪大了眼睛。

“你要干什么!”

塔马伊瞬间怒火中烧的走了起来。

“你不用管。”

巴莱卡有些害怕,她不知道塔马伊要做什么,不到几分钟,长长的走廊上,一个个面色苍白的人戴着手铐被依次带进了这间单人病房。

“我们愿意接受……..”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响声,一时间十多人都被吓傻了,塔马伊直接把说话的男人的脑袋撞在了墙壁上,鲜血飞溅,塔马伊拽起了他来,一拳直接打了过去,男人呜咽着一口牙齿被打掉了一大半,塔马伊捏着他的脑袋,把他按在了地上。

咔擦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骨骼声,男人的胳膊直接被拧断,他惨叫着晕了过去,塔马伊恶狠狠的瞪着这十多人。

“住手塔马伊,你要……..”

一阵呜咽声响起,塔马伊拽着一个女人的头发,直接把她扯了过来,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一屋子的人一个个的想要跑,但全都被塔马伊拽了回来,狠狠的按在地上暴揍。

直到房间里的声音平静了下来,塔马伊浑身是血,白色的衬衣已经被染红了,他哈哈的笑着,松开了一个已经晕过去的男人,塔马伊擦拭着脸颊上的鲜血,转过头去,看着巴莱卡。

“我们回去吧!我受够了!”

巴莱卡抿着嘴,不断的呜咽着,塔马伊走了过去,拥抱住了巴莱卡,门口的小队长们呆若木鸡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所有人面色都异常的凝重,因为在平日里塔马伊看起来是极为和善的人,但刚刚发生的一切,所有人都惊呆了。

此时医院里的一堆医生们赶了过来,惊悚的看着病房里的一切,开始救治起这些伤者来,塔马伊抱着正在哭泣着的巴莱卡,小队长们都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谁也不知道现在究竟要怎么办才好,今早揍了巴莱卡的人中,有家族的人,还有商人那边的人,以及一些演艺界的人员。

而且最为让门口的小队长们担忧的是,因为他们殴打巴莱卡是在一条巷子里,并没有监控直接拍摄到,而他们抓捕了这13人后,甚至连口供都没有来记得录,包括巴莱卡的伤情鉴定,以及他们肢体接触过巴莱卡的证据。

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记录,他们就把这13人带到了医院里来,本来以为塔马伊会亲自当面审问他们,但没想到塔马伊竟然做了这种事。

“塔马伊大人!”

一名女性理事官走了进去,塔马伊看向了他们,所有人面色都凝重了起来,屋子里一片狼藉,而走廊上有不少的医生和病房里的病人们都在外面,虽然已经被5科的人劝了回去,但刚刚的惨叫声和响动声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此时一名医生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他惊恐的跑了进来。

“塔马伊大人,有一个皇者情况危急了!”

一名男性小队长马上拽住了医生的领子。

“你们救不活的话,就找能救活的医生过来。”

这名医生马上点点头,转身跑了起来,巴莱卡吞咽着看着塔马伊,此时她完全说不出话来,因为现在的情况是一旦死人的话,塔马伊的未来恐怕会非常的糟糕,巴莱卡在无声的呜咽着。

“让我们静一静。”

塔马伊走过去关上了门,此时走廊里的10多名小队长以及后续过来的一些小队长们都只能够暂时站在门口,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事情要不要向上面汇报?”

一名女性小队长嘀咕了一句,但很快就遭到了其他小队长的反驳,特别是那些负责抓捕这13人的小队长,都知道这事情一旦败露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大的麻烦,大家也不希望塔马伊出什么事,因为塔马伊对他们都不错。

小队长们都清楚,塔马伊不搞任何的裙带关系,只要认真努力的工作,塔马伊一定会推荐他们到合适的地方去,而且调动也比较方便,甚至是调职到其他科也行,大家心里都清楚,特别是一些小队长,只需要再努力一点就可以调至到其他科去了。

现在却发生了那么大的问题,谁也没有料到,人的愤怒突然间爆发出来是如此的可怕,即使平日里非常自律的塔马伊也是一样的。

“别哭了!”

巴莱卡抱着塔马伊,还在流着泪,她知道这次的事情严重了,而塔马伊有可能进入监狱。

“给阿尔法大人电话,塔马伊,快点,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你………”

一瞬间塔马伊茫然的看着巴莱卡,他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

“不能再麻烦阿尔法大人了,她对我的信任,以及给与我那么多的机会,甚至愿意听从我的一些建议,现在5科的内部情况不太好,我不能再给阿尔法大人添麻烦了。”

巴莱卡一时间愣神了,塔马伊此时显得异常的苦恼。

滴滴滴

塔马伊看向了电话,瞬间他便站起身来,走到了窗户处。

“现在解除你16区区域科官的职务,请你好好的配合调查塔马伊。”

塔马伊嗯了一声。

“知道了,我愿意接受一切处罚,柳理事!”

塔马伊放下了电话,此时屋外响起了阵阵敲门声,塔马伊说了一声进来,小队长们全都进来了,他们一个个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按照正常程序就行!”

一名女性小队长走了过来。

“抱歉了塔马伊大人。”

咔擦

巴莱卡呜咽着,看着塔马伊被戴上了手铐,而小队长们则开始勘察起了现场来,一些小队长算是现场的目击证人,此时大家都难以说明白,最为关键的是那些被塔马伊打伤的人,如果他们反咬一口的话,塔马伊的处境就危险了。

因为没有人能够证明他们殴打了巴莱卡,现在他们已经浑身是伤,都是重伤,13人都进入了ICU,其中一个情况较为危险的,还在生死线上徘徊,现在还不能联络这些人的亲人,因为事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败露,而事情一旦败露的话,接踵而至的便是大问题。

现在16区里的大部分人都希望塔马伊死,这是小队长们清楚的事实,他很少参加一些宴会,也不愿意接受一些商人或者议员们的私下协议,更加不会去招惹影视区里的那些女性,最近流传关于巴莱卡的一些事,这些事也是影视区里的不少人私底下在讨论的事。

大部分人都是带着偏见来看待这件事的,但熟知塔马伊的人都清楚,塔马伊和巴莱卡是非常恩爱的一对恋人,他们两人都挺不错的。

但现在大家能够想到的是,情况会变得无比的糟糕,此时街道上大量的5科科员们已经开始包围了医院,而一些现场的小队长已经收到了停职的命令,其他几个科的区域科官们都过来了,带着各自科的人。

一架起降机缓缓的落在了医院的顶楼,不到几分钟的功夫,一名理事官便走了下来,门口被停职的小队长们已经离开了,这名男性理事官进入房间后,扫视了一眼房间里的一切,他名叫柳旭,是塔马伊任职这里后被阿尔法分配过来管理这个16区和周边几个区的理事官。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塔马伊,你究竟干了什么?”

戴着手铐的塔马伊小声的说了一声抱歉。

柳旭并没有怪罪塔马伊,他多少也在一些宴会上听说过塔马伊的事,以及今天他所做的事,刚刚来的途中一名现场目击的小队长已经清楚的和他说过了。

“你就算要动手,也等他们被处罚后,到了东部农业基地里,你想要撒气的话,我随时可以给你安排,我可以保证他们每一个都别想正常的从东部农业基地里走出来。”

塔马伊依然低着头,柳旭已经开始下命令了,必须得把这件事压住才行,因为要是这件事曝出来的话,情况会非常的糟糕。

其他的区域客官们已经在安排了,而医院里面也开始有各科的人进入,准备对目击了这一切的一些人下封口令,这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而现在就看被塔马伊打伤的几个人会不会出问题了,如果有人死了,就不是什么小问题了。

柳旭还在思考着一切的问题,要怎么样才可以让事态完全的平息下来,因为塔马伊太过于冲动了,家丑不可外扬这个道理柳旭是知道的,虽然他非常讨厌塔马伊这种刻板的家伙,但事到如今已经没办法了。

“真他妈的,是什么事啊!”

柳旭火大的一脚踢在了一张破掉的桌子处,他还在思索着对策,然而此时走廊里出现了一阵阵骚动。

房间门被打开了,柳旭火大的吼了一声。

“谁让你们进来的!”

塔马伊瞪大了眼睛,柳旭刚转过头就愣住了,阿尔法叼着一根烟,已经走了进来。

“会长你怎么来了?”

阿尔法马上厉声喝道。

“让其他科的人都滚回去,撤掉医院里所有的人,事情是怎么样的,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柳旭马上跑了过去。

“会长,这事情要是……..”

阿尔法一把揪住了柳旭的领子。

“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柳旭痛心疾首的想要再说什么,但现如今阿尔法已经发布了命令,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

塔马伊怔怔的看着阿尔法,此时病床上的巴莱卡马上激动的想要起身,差点从床上跌下来,在落地的瞬间便被青色的粒子拖住了。

“你的行为作为一个男人来说,我并不觉得奇怪,但作为16区的区域科官来说,是失格的!”

阿尔法一拳把塔马伊揍到了地上,塔马伊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脸怒火的阿尔法,他低下了头,微微的点了点头。

“抱歉了,阿尔法大人,辜负你的期待了,我没有把事情处理好。”

阿尔法不再说什么,她转过身走到了门口,在把巴莱卡放回到了床上后,阿尔法无奈的吐出了一口烟气。

“没有什么辜负不辜负的塔马伊,你听好了,如果你只是想要趴着的话,可以在处罚结束后离开,而如果你想要站着的话,到5科的总部来找我。”

阿尔法说着开始指挥起了现场的调查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医院的附近大量的记者以及当地区权所的人,包括大量的围观市民们都跑到了医院来,时间刚刚过10点。

案件的调查已经有了结果,13个人恶意殴打了5科当地区域科官塔马伊的女友,而塔马伊一时冲动揍了这13人,结果导致13人住院。

所有的调查细节都完全的公布了出来,16区再次开始热闹了起来,5科的人已经组成了人墙在医院的附近设立了警戒线。

巴莱卡被殴打的时候,并非没有目击证人,而是有一个清洁街道的工人,看到后报案的,他已经表示愿意出庭作证了。

事情开始变得轰动了起来,但众说纷纭,但没有人敢质疑这次案件的真实性,因为13科殴打了巴莱卡的现场的一些地方已经提取到了13人的生物信息,以及他们身上提取到的和巴莱卡接触过的生物信息。

这些东西都是铁证,而巴莱卡的伤情鉴定也由4科开出了,确实是被人围殴导致受伤的,最为关键的是亲自处理这个案子的人是5科的科长阿尔法。

阿尔法无奈的坐在医院的大厅里,她需要出去面对记者,但阿尔法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塔马伊的一些事,已经有人亲自过来和自己谈过了,派瑞斯坦上个月来找过自己,只不过阿尔法并没有找塔马伊谈话。

“或许我该找他谈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