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是何人?为何知道教的口号?”黄衣人听到从周瑜口中喊出的话,神情异常狂热。

周瑜暗自冷笑一声,自己果然猜对了,那一伙黑衣人的身份有待确定,但是眼前这伙黄衣人是黄巾教徒,听到他们说是黄巾力士的时候周瑜就有所怀疑,所以就用黄巾起义的口号试探一下。

“哼——你们是哪部分的?不知道我正在执行秘密任务吗?”周瑜沉着脸大声问道。

“额——我们是神使的手下,不知道大人你是?”黄衣首领示意手下放下装神水的竹筒,小心翼翼地问道。

“什么狗屁神使,也就是我师兄的一个挂名徒弟而已,我师兄是你们大贤良师张角,我是他师弟周瑜!你们他娘的差点坏了我的好事,你们那个狗屁神使在哪里?带我去见他——”周瑜实际身份也没错,他确实是张角的师弟,只不过张角不知道有他这么个师弟而已。张角的师傅是南华道长、周瑜的师傅是左慈道长、南华和左慈是同门师兄弟,那么张角和周瑜也算作是同门师兄弟了。

“这个——不知道大人会和当今太子在一块,那太子还在吗?”黄衣人暗自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大贤良师的师弟他们这些小兵可惹不起。

“太子还在里面,收起你们的破玩意!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今晚也天色不早了休息一夜,明日我随你们一块去见你们那个混账神使,敢把主意打在小爷身上,他是不想活了。领头的你过来,小爷有话问你!”周瑜把自己的宝剑扔给目瞪口呆的典韦,大马金刀的坐在草庭中间等着黄衣头领走进来。

“大人,就在这说吧!”黄衣头领也有点害怕自己过去被人拿住,能杀了不少武艺不错的黑衣人,想必眼前这位和那个黑大个的武艺也很高,自己过去都不够当盘菜。

“看你那怂样,我来问你谁让你们袭击太子的?”

“是神使大人的手下波帅安排的,刚开始在狩猎场接到的命令是击杀,但是后来接到命令是活捉太子。”

“这神水怎么刚开始没见你们用?波帅是不是波才,那神使就是张曼城喽?”周瑜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黄衣头领的话,顺便根据自己所了解的东西炸呼对方。

“对——神水不好携带,不适合混战,一般都是打个出其不意!要不竹筒容易漏,神水会伤了自己。”黄衣头领见到周瑜一口道破波才和张曼城的身份,更加证实了周瑜真的有可能是大贤良师的师弟,正在执行秘密任务。

可爱丸子头美女独自享受安静的读书时光

“好吧!派人守着外面,不要一会再让人包了饺子,明一早带我去见张曼城和波才,两个狗东西!”周瑜骂骂咧咧地走进了土窑洞,而黄衣头领也不敢放半个屁,让手下打扫一下就在院子里对付一宿算了。

窑洞内,太子刘协看到周瑜走了进来急切的问道“公瑾,你没受伤吧?外面情况怎么样了,怎么你们打着打着聊起天了?典韦我问了半天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来和我说说。”这两天的逃命生涯,让刘协什么也没学会,就学会说话的时候不带“本殿下”、“本太子”之类的字眼,看来逆境有助于人成长呀!

“殿下,外面这伙人是一个叫做黄巾军,他们不知道为何要捉太子回去!臣以前听师傅说过这里面的几个首脑人物的名字,就装作他们的师叔狠狠地斥责他们。他们才不动手,明日和他们一块去见他们的神使大人。”周瑜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是黄巾军可是张角才策划起义,还没有成军正式起义!

“哦,我们不能逃走吗?你们休息休息,一起杀出去!”刘协没想到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发现外面的人不多就想靠着典韦和周瑜的勇武跑出去。

“哼——你说的轻巧,就知道为难俺二弟,外面的那伙人拿着几罐子神水,往人身上一喷瞬间人肉就被烧的坑坑洼洼的,要不然这几个人还不够俺塞牙缝。”典韦有些看不惯刘协的做法,他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吗?刚才外面那么多杀手,他躲在里面屁都不敢放一个,要不是他和周瑜浴血奋战,狗屁太子早给剁成肉馅了!

“典大哥,不能对太子无理!殿下,对方的神水很利害,臣只能出此下策!但是臣一定会护的殿下周权!”周瑜说话斩钉截铁,如果可以话他才不会保护这个太子,反正迟早会被人废掉。他若一个人回到洛阳,说不准他周家就会被震怒的刘宏满门抄斩,理由就是他护驾不利。

“公瑾,我可是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你了,只要你保护我回到洛阳,我一定奏请父皇好好赏赐你。”太子刘协自己本事不行,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比自己年龄小的周瑜身上。

一夜无话,窑洞内典韦和周瑜为防止不测轮流守在门口,外面的黄巾力士也没有再杀进来。

“周大人,前面翻过这座山就是我们的一个落脚点,神使大人和波帅这段时间一直在此处歇息。距离洛阳城也就是一百里左右的距离,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便可以隐藏在身后的大山之中。”黄衣头领明显相信了周瑜的身份,只能怪周瑜知道的太多了,让人不得不行。

“张曼城和波才闲的没事干跑洛阳来干什么?师兄不是即将有大事要做,他们不帮助师兄一天到晚瞎逛游什么?一会见了非得好好教训他们。”周瑜觉得张曼城和波才有可能是和洛阳城内有联系,观察洛阳的动静以方便起事。劫持太子刘协估计是要拿太子当作挡箭牌,和刘宏平分天下,看来黄巾军里面也有智谋之辈。

“什么?大贤良师的师弟?我们二人追随他老人家多年,并没有听说他老人家有师弟,到是有两个兄弟是真的!波才,你听过吗?”一名书生摸样的人听了黄衣头领的话沉思了一会问旁边的人,书生模样的人正是神使张曼城,旁边坐着满脸络腮胡子的人正是波才。

“大人说笑了,你都没听过,我怎么可能知道?既然到了这里还带着太子,请进来问一问!让手下刀斧手埋伏在两侧,一会发现什么不妥,就先——”波才说着做了一个斩的手势。

“哈哈——波才,果然没看错你!我们要的是太子,其他人的死活我们无所谓。去——下去安排!”张曼城一挥手让黄衣头领下去安排手下去埋伏,他二人则是坐在大厅内等着周瑜、典韦、太子刘协进来。

“神使大人有请诸位——”黄衣头领跑出来说道,但是话语中已经失去了对周瑜的尊敬。

周瑜敏锐地发觉这里面肯定不寻常,他悄悄地和典韦耳语一番,又和刘协交待一声,率先走在前面刚要跨入门口。被两个黄衣人拦住要求卸下兵器,收缴了周瑜的宝剑和典韦的长枪,身上到是没怎么搜。

“张曼城,你的狗胆不小!竟然敢这么对大爷,叫我师兄张角出来评评理。”周瑜决定先发制人,一跨入屋内便指着屋内两人破口大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