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中只有三人,坐在上首的一人是她的父亲唐玉疏,另外一个想必就是恭亲王谢知渊,那么站在堂下一身狼狈的少年,不用说肯定就是被提溜回来的古远征了。

唐嫃在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携妓私奔侮辱她,制造流言毁她名声,往府里扔留书气倒祖母,还敢选在这一天搞事,不揍到他怀疑人生,她就不姓唐!

古远征面对着两个大佬,一个比一个气场惊人,压力大得气都喘不匀,正答着丞相大人的话,突然脖子一紧,紧接着又是一松,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向后抛起。

正午的阳光刺得他眼睛微眯,随着一声鞭啸忽起,身上便是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古远征也是自幼习武的人,正要有所作为的时候,第二鞭已经结结实实打在了身上。

然后第三鞭,第四鞭……密密麻麻狂风暴雨一般落在他的身上,完全没有他招架的余地,只剩杀猪般的惨叫响彻云霄,震得整个宁国侯府鸟雀皆无。

曲海缩在角落里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襟,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重了。

他们家三小姐简直了,太彪悍了,太暴力了,太……解气了!

“嘭——”

古远征重重砸在铺满砖石的地面上时,身上血淋漓的已经找不到一块好肉。

被追杀了整整一夜,虽然没受什么重伤,可也还没缓过来,这一顿鞭子炒肉,打得他进气多出气少。

古远征躺在地上痛得直哆嗦,忽然照在脸上的阳光没了,一片阴影直直地笼罩了下来,古远征连忙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纤细的身影出现面前。

清纯美女森女系短裙白皙肌肤清新气质写真图片

当那人慢慢弯下腰望着他,他才看清那是一名少女,容貌极美。

古远征不知怎么描述那种美,只知道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小姑娘。

她就那么居高临下的,斜斜的望着他,天然大方却又勾人的表情,撩得他怀里似揣了一只小鹿,不安分的在他一颗心上蹦来蹦去。

“嗨,愉悦吗?”

小姑娘的嗓音甜甜的,笑容也是甜甜的。

古远征感觉自己被喂了两勺蜜,甜得他整个人莫名的爽了,身体上的疼痛一时也觉察不到了,“愉……”

“啪——”

唐嫃一耳光抽下去,笑得越发甜了,“愉悦吗?”

古远征痴痴的,完全是下意识的,“愉……”

“啪——”

古远征的脑子抽也被抽清醒了,身体上的剧痛告诉他,这个勾得他小鹿乱撞的小姑娘,就是刚才毒打了他一顿的人,扫了一眼她手里沾血的鞭子,目光又移回到她脸上,“、是什么人?”

“唐三丫。”

“……”

古远征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她说她是谁来着?

猛地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动作太大扯动一身伤口,疼得他咝咝直抽气,古远征却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物体,一双眼睛探照灯一般盯着唐嫃反复打量,“、、……是……就是唐三小姐?、怎么长这样?”

什么样:“……”

外面传得头上长角脸上长鳞的怪物?

【 .】,精彩免费!